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给我留言

本网站主要为广大军事爱好者服务,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鹰击长空|铁甲洪流|碧海扬帆|长剑刺空|超级武器|各国军力|基础知识|神兵奇旅|军队建设|传奇将领|军史趣闻|我的见解
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沧浪客军事园->神兵奇旅->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GIGN)
 

国家宪兵干预队(GIGN)

 

简介  消灭“直接运动”恐怖组织  1976年吉布提人质事件  1988年喀岛人质事件  1993年幼儿园人质事件

1994年马赛机场劫机事件

1988年喀岛人质事件

    1988年4月22日拂晓。一件突发事件在南太平洋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岛发生了。
    离喀岛东北岸不远的乌韦阿小岛上,万籁俱寂,海浪轻轻地拍打着岸边的岩石。突然,一阵急促的枪声划破天空。在法国宪兵军营前,30几条黑影打死了哨兵,打开大门,迅速冲了进去。几十名从梦中惊醒的法国宪兵,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见这些头戴面罩,手持步枪、斧头和大砍刀的“侠客”已冲到了面前。有几个法国兵惊慌中从床头操起自动枪,手指还没摸到扳机,便倒在了血泊之中。兵营里一片混乱,不少人光着上身、仅穿着一条短裤就当了俘虏。蒙面汉们在兵营里四处冲杀,打得法国宪兵鸡飞狗跳。
    宪兵队长奥尔从床上跳起,在黑暗中滚到桌旁,趁着窗外的火光,拿起了直通法国宪兵总部的电话机。此时,尽管他还不知道事变的具体情况,但心中早已猜到了几分。他用颤抖着的手指按下电话机上的按键,神经质他说道:“终于发生了,终于发生了!”
    “发生了什么?”对方大声问道。
    然而奥尔队长已来不及回答对方的问话,一把寒光闪烁的大砍刀抵在他的脖子上,那高大凶狠的蒙面汉,一把夺过电话,冲着话筒恶狠狠地喊道:“你们很快就会明白:除非答应我们的条件,否则就让你的兄弟见鬼去吧!”
    经过短时间的交战,这些蒙面袭击者打死4名法国宪兵,俘虏27名,俘虏们被三三两两地捆在一起,在蒙面汉们的胁迫下,很快消失在黑莽莽的丛林中。奥尔惊呆了,他意识到这次卡纳克人是要动真格的了。
    新喀里多尼亚是法国的海外领地,位于南纬20度、东经170度附近的西南太平洋上,首府努美阿。岛上居民约有14.5万人,其中土著卡纳克人6.4万人,占了近一半,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的移民及其后裔5.5万人,其余为波利尼西亚人和包括华人在内的亚洲人。
    岛上居民长期以来就对新喀里多尼亚岛归属问题争论十分激烈,土著卡纳克人主张摆脱法国统治,实行独立,他们有个号称卡纳克社会主义民族解放阵线的组织。而法国人后裔则主张喀岛仍留在法国,其主要组织是新喀里多尼亚大会共和党。两派营垒分明,针锋相对,近年来武装冲突不时发生。
    1986年7月,法国政府公布的新喀里多尼亚岛地位法,规定由公民投票决定其自治程度。在1987年的公民投票中,只有59%的居民参加投票,投票者中,有98%的人赞成继续留在法国。由于卡纳克人抵制公民投票,所以矛盾并未解决,双方陷于僵持对抗状态。
    法国在喀岛的宪兵部队遭袭击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发生的。

    “黑衣队”紧急出动

    1988年4月22日,早上,巴黎时间8时,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密特朗总统习惯在书房一边进早餐,一边翻阅晨报和观看早间新闻。今天,总统的心情十分愉快,因为昨天他关于重振法国经济的电视讲话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就在总统准备离开书房时,法国领地部长贝尔纳·蓬斯急匆匆地来到总统跟前,带来了一个令总统吃惊的消息:在新喀里多尼亚岛上,有一伙蒙面人抓走了法国宪兵部队的27名军人。贝尔纳·蓬斯十分着急。因为这事来得太突然,他甚至还不明白喀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蓬斯刚刚从床上被他的部下叫醒,便带着部下送来的文件直奔爱丽舍宫,在车上他才慌忙翻阅了一下文件。
    “27名人质现在情况怎样?”总统焦急地问。
    “不知道。”蓬斯不安他说。
    密特朗总统决定立即召开紧急内阁会议。没有别的办法,一个现代化的大国对一个荒蛮的小岛,也许动武力是最为简便可行的。
    所有的内阁成员都清楚,对于那些宁可拿大砍刀也不用自动枪来进行决斗的土著人来说,恐吓、威胁者是不起作用的,而必须进行真正的战斗。
    “和那些土著人作战,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十分凶狠、残忍,而且擅长山地丛林战斗。”蓬斯说。
    “把营救喀岛人质的事交给宪兵特种部队去干。”总统最后做出了决定。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黑衣队”的勒戈尔米上尉接到命令,率20名队员随同领地部长蓬斯,登上海军航空兵的飞机赶赴喀岛。突击队员们全副武装,身穿迷彩服,依次坐在运输机舱的地板上,只有蓬斯部长坐在一把临时搬来的椅子上。
    勒戈尔米搬来一个食品箱,把喀岛地图摊在上面,半蹲着同蓬斯部长研究营救人质问题。
    “队长,带兄弟们出来旅行,也没有空中小姐陪陪。你告诉部长阁下,就连这张地图还是抢来的!”
    朗托中士朝头儿喊道,引起了队员们的一阵哄笑。原来,因为情况紧急,准备的事项又多,直到昨夜勒戈尔米上尉才想起作战地图。于是,他立即叫朗托带两名突击队员去弄地图。
    朗托赶到国防部侧绘局,值班员告诉他没有上司的批文和宪兵总部的报告,是绝不能把地图交给他们的。因时间紧急,朗托就对值班员说,要他先打个电话给图库管理员把图先准备好,他马上去总部打报告。朗托并未去总部,而是直奔图库。找到图库,管理员已在等候他们,朗托说明了情况,要管理员通融一下,管理员十分固执地拒绝了朗托的要求:
    “除非见到批件,否则我就报警了。”
    “这关系到27个人的性命!”朗托大声喊道。
    管理员告诉朗托,这不关他的事,他必须按规章办。朗托气极了,一挥拳头将管理员打倒在座椅上,随后取走了地图。
    勒戈尔米上尉听到朗托的喊叫,对部下故作威严他说:“任务完成后,我一定要处分你,朗托!”其实,他说这话是给部长听的。因为对外人来说,
    这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部队。

    夜降小岛

    夜色中,飞机在新喀里多尼亚岛首府努美阿机场降落。法国驻喀岛军队总司令雅克·维达尔将军和领地军政要员已在机场等候。突击队一下飞机就被接到了法约恩兵营的营救人质临时指挥部。蓬斯和勒戈尔米则被接到努美阿的法军司令部。部长立刻召集当地军政要员急商对策,命令300多名治安宪兵到乌韦阿岛搜索人质下落,海军巡逻艇沿岛巡逻,海军航空兵集结待命。
    勒戈尔米上尉听取汇报后,一个营救人质的计划在他心中形成了。
    乌韦阿岛上林木繁茂,地势崎岖复杂,洞穴密布。因而法国搜查部队用了好几天的功夫仍未发现人质下落。
    勒戈尔米从海军航空兵那里借调了3架“小羚羊”直升机。昼夜飞行在山谷丛林中,仍未发现人质的藏身之处。这几天希拉克总理又频频来电询问。
    正当突击队员们为人质的下落焦虑万分时,卡纳克武装分子意外释放了12名人质,还带来了奥尔队长的一封求救信以及对方的谈判条件。这一行动,泄漏了关押人质的秘密地点,人质就关押在乌韦阿岛北端的一个山洞里。
    勒戈尔米上尉立即着手制订营救人质的作战方案。突然一名突击队员报告说:有一个法国人来到临时指挥部,要求见他,此人名叫让·比昆科尼,是乌韦阿当地法官的助理。他对勒戈尔米说,他与卡纳克人有些交情,为了避免过多的流血,愿同卡纳克人谈判,争取释放人质。
    勒戈尔米听后,灵机一动,一个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作战方案,在脑海中闪现出来。他表示赞同比昆科尼的建议。他想借机带领5名突击队员一同前往,以探虚实。为随时与维达尔将军保持联系,勒戈尔米出发时带上了一部便携式电台。
    菲利浦·勒戈尔米上尉,1985年出任“黑衣队”第三任队长。他今年36岁,擅长中国武术(站长沧浪客注:怎么想也想不通法国人怎么能擅长中国武术,恐怕此处不实,特此标注),精于各种形式的械斗和徒手搏斗,曾因顺利解决两起法
国监狱犯人扣押人质的危机而名噪一时,被誉为处理危机能手。
    关押人质的山洞,在环形山谷的底部,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崖,只有谷口一条路可进入平坦开阔的谷地。谷地杂草丛生,洞口怪石嶙峋,山地树木参天。整个谷地笼罩在阴森、恐怖的气氛中。
    勒戈尔米在谷口观察着谷地的地形,暗想:“这地方真不错,只要进来就别想出去!”
    他对比昆科尼说:“我们俩往前走,其余的人在后面。”
    比昆科尼和勒戈尔米上尉一行人到达扣押人质的山洞附近,他们两人一前一后接近洞口时,突然从丛林背后窜出几个人,两人还没做出反应,便成了俘虏。当其他随行的突击队员上前解救时,手持武器的卡纳克人一拥而上,把他们团团围住。突击队员们只好交出武器,束手就擒。
    然而,卡纳克人却并未想到,这样轻易就俘获到几名突击队员,正是勒戈尔米上尉精心策划的一个圈套。在混乱中,他的突击队员已将一口袋武器和打开绳索镣铐的工具藏在洞口的草丛中,同时也把突击队员们安插进入无法进入的山洞。
    勒戈尔米细致观察了洞外的情形。当他被带进洞内,才发现这是一个狭长弯曲并朝山腰延伸的多层洞。洞的上层有一个较为平坦的大空间,人质们被捆在一起,看样子由于饥渴都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勒戈尔米从一个人质那里了解到极为重要的情况。这里虽有近50名卡纳克人,但平常都在洞下休息,只有两名卡纳克人在上层洞里看守。一旦有情况,谷口最高的那个山顶上的哨兵便发出信号,洞里的卡纳克人迅速从下层洞出来,占领四周的山脊,此时即使洞里的人跑出来也会被他们打死。
    比昆科尼同卡纳克人的头领交谈了好一阵,把勒戈尔米介绍给头领,欺骗说是法官助理的保镖。经过勒戈尔米上尉同卡纳克人讨价还价,他们同意当天下午释放勒戈尔米,让他同蓬斯部长和维达尔将军见面。他们把一名人质捆在树上,对勒戈尔米说:
    “如果你明天早上10点不返回山洞,那就处死他!”
    勒戈尔米通过电台把情况报告给维达尔将军,不一会儿,一架“小羚羊”直升机飞到了谷地上空,勒戈尔米爬上软梯,乘直升机立即赶回了临时指挥部。勒戈尔米回到临时指挥部,立即向维达尔将军和蓬斯部长做了汇报。因为过度劳累和焦虑,他的眼窝已深深地陷了下去,他擦了擦满脸的尘土,对将军和部长说:“卡纳克人就释放人质提出了三项条件:从乌韦阿岛撤走法国全部治安部队;取消地方选举;法国总统和总理指定一名调解人就喀岛自决问题进行谈判……”
    “办不到!我们决不能接受这样的条件。”维达尔将军从座椅上跳了起来。“部长阁下,是采取武装行动的时候了。”将军愤愤地说。
    “维达尔将军,作为喀岛驻军司令,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这关系到法国的荣誉和众多人质的性命,应该慎重处理。”蓬斯部长表达了不同的意见,他继续说道:“我们要尽力做到不流血解决问题,尽量缩小事态。不得已再使用武力,这要由希拉克总理做出决定。”
    “勒戈尔米上尉,你有什么想法?”部长转过头问。
    “凌晨我必须按规定返回山洞。作为反恐怖行动突击队,我们的格言是‘以牙还牙’。以什么方式解救人质,这不是突击队考虑的问题。”勒戈尔米的内心恨透了这个外交官式的政客。
    最后,蓬斯部长做出决定:尽最大努力通过谈判解决争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动用武力,要报总理批准。
    勒戈尔米急不可耐地回到了突击队驻地,他决定实施已在他脑中成熟的行动计划,他告诉队员们:
    “没有多少时间,战斗就将打响,人质的性命就在你们的手中,在法国宪兵特种突击队的手中。”他告诉队员们,要加紧丛林低空飞行训练。所有的问题就看是否能迅速击中目标。勒戈尔米上尉已把战斗准备的计划部署了下去,凭他多年处理危机的经验,他感到一场斗智斗勇的战斗就要打响了。

    最后期限

    按照扣押人质的卡纳克人的要求,勒戈尔米乘直升机准时返回山洞谷地。在下机前,他指着山洞对面山脊上一块突出的大岩石。对朗托说:“记住,你的直升机首先要消灭掉这里的目标,这是对洞口威胁最大的火力点。”
    上尉双手抱着脑袋在几名卡纳克人的押送下进到洞里,他把蓬斯部长的和平建议转达给了他们。卡纳克人对这些建议嗤之以鼻。卡纳克人的头目冲着上尉大喊:“不同意我门的条件,从明天开始,我们每天砍掉一个人质的脑袋。”
    勒戈尔米告诉他,卡纳克人的条件还是有希望接受的,蓬斯部长已向总理报告,正在等待答复,希望不要冲动,以免把事情搞糟。
    “48小时内得不到满意的答复,我们将把所有的人质炸死在洞里!”卡纳克人警告说。
    时间十分紧急,勒戈尔米趁给受伤人质分送药品之机,把战斗计划悄悄告诉了在洞中的5名突击队员。
    最后,卡纳克人再度同意勒戈尔米和比昆科尼出面斡旋。
    勒戈尔米和比昆科尼匆忙从海军直升机跳下,直奔驻军总部。队他俩的眼神中,蓬斯部长已感到情况不妙。
    “部长阁下,和谈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我们只有48小时……”勒戈尔米报告说。
    “一切都不用讲了。”部长打断上尉的报告,把头转向将军:“维达尔将军,我们已尽了最大努力。我的职责是向总理汇报。”
    维达尔将军为自己的预见感到得意,说:“使用武力是必然的,我们还是尽快着手制订营救方案,向巴黎报告吧!”
    将军计划使用一个连的兵力,包围山洞,迫使卡纳克人投降。全然不把宪兵干预队放在眼垦,他对勒戈尔米上尉说:
“你的突击队已有5人成了人质,其余的人对这里情况不熟悉,但可以配合驻军作战。”
    他把一份作战计划放到部长眼前,要求蓬斯就此报告总理。
    在勒戈尔米看来,这个愚蠢的计划完全不是在营救人质,倒很像是为了攻占山洞。
    将军又补充说明:“在目前形势下,稳定喀岛局势,尽快结束人质危机是首要的。任何计划都不能保证所有人质的绝对安全。”
    勒戈尔米坚决反对维达尔的意见。他向蓬斯和维达尔讲述了自己的全部想法和部署。然而,紧急关头,部长却毫无明确的主见,他只是同时将两个方案报告希拉克总理。
    维达尔将军设想,如果等巴黎的回音,部队再行动,恐怕来不及了。因此,他命令攻击部队悄悄地运动到山谷附近。他想等希拉克总理的答复一到,突然发起攻击,一举攻进山洞,打卡纳克人一个措手不及,成功的希望会很大。他十分自信,总理一定会同意他的方案。
    在维达尔将军的部队向山后运动时,勒戈尔米赶回他的突击队驻地。他对驻军的行动一无所知。
    夜色降临,丛林一片寂静,维达尔的攻击部队,已悄悄来到山谷附近,根据将军的计划,这支部队要在谷地周围潜伏,等待发起攻击的命令。潜伏十分成功。卡纳克人并未发现300多人的部队在谷地附近。然而,在天色微亮的时候,一名在谷口埋伏的士兵,被前来送食品的卡纳克人发现。随即响起了枪声。
    这意外的情况,使营救人质的行动变得更加复杂。
    部队被发现的情况和希拉克总理的答复几乎同时到达临时指挥部。总理批准了勒戈尔米上尉的计划,要驻军协助,并亲自定名为“胜利行动”。
    勒戈尔米上尉此时才知道了驻军行动的情况。他大为震惊,人质的性命已危在旦夕。
    希拉克总理在“胜利行动”的电文里说:“解决危机的关键,在于有效地救出人质。这关系到法国的形象和在外
交方面的地位。这也是总统的愿望。”
    勒戈尔米不知道现在战斗已发展到什么程度,人质究竟怎样,卡纳克人做出何种反应。
    突击队员们迅速登上3架“小羚羊”直升机,螺旋桨把清晨的霞光搅得粉碎。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离谷地枪响时间5分钟!

    峡谷鏖战

    “起飞!”随着勒戈尔米的命令,3架“小羚羊”腾空而起,疾速向北飞去。
    意外的枪声,惊动了埋伏在谷地周围的攻击部队,也惊醒了山洞里的卡纳克人。攻击部队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他们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在没有接到维达尔将军命令的情况下,攻击部队的指挥官只好组织部队向谷地发起冲锋。
    然而,卡纳克人已抢占了谷地四周的高地。一群士兵刚冲至谷地,便被卡纳克人猛烈的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无法前进一步。人质在洞里听到枪声后,
    5名突击队员挣脱了绳索,一起扑向2名看守,并缴获了武器。然而,底层洞里的卡纳克人,迅速冲了上来。突击队员们无法打开所有人质的手铐,也无法冲到洞外去拿事先准备的武器,双方僵持不下。
    在洞下的另2名卡纳克人,正在敷设炸药和导火索,准备将人质炸死在洞中。
    正当洞里和谷地周围枪声响成一片,情势十分严峻之时,勒戈尔米的3架“小羚羊”出现在谷地上空。
    上尉命令,一架飞向洞口,以炮火打乱卡纳克人的炸洞计划,另两架迅速消灭四周高地的火力点!
    顿时,整个山谷淹没在巨大的枪炮声和一片火海之中,在勒戈尔米的指挥下,朗托的直升机向大岩石扑去,机肚下不断地喷着火舌。他一拧发射钮,连续向大岩石顶部卡纳克人的两挺机枪发射了60发炮弹。
    在这突如其来的空中火力猛攻下,卡纳克人的火力网已被撕破。谷口的攻击部队已重新跃起,向洞口冲来。
    就在这时,上尉看到有几名卡纳克人从洞口窜出,随后洞外的草丛中冒起了一股向洞口移动的白烟。上尉顿时明白,忙对朗托喊道:“他们已点燃导火索,快飞到洞口,让我跳下去!”
    此时,要从软梯上下来,一是时间来不及,二是很容易被敌方的子弹击中,朗托完全知道这一举动的危险性。过去训练中,跳机都是在海滩上进行的,直升机飞得很低。然而现在,下面是坚硬的岩石,地面上长满了树木。
朗托本想让上尉驾驶直升机,自己跳下去。可是在上尉的催促下,他只好操纵直升机往下降,在参天的大树中快速穿行。朗托想:“低点,再低点。”这样,上尉和另两名队员下跳的危险要小一些。
    直升机很快接近了山洞前的地面,上尉一面射击,一面纵身跳了下去。紧接着两名突击队员也飞身跳下。
    勒戈尔米感到右臂一阵巨痛,在地面上翻了几个滚。他顾不得许多,立即从地上爬起向山洞飞跑。另一名队员也紧跟了上来。第2名队员却再也爬不起来了,他的头重重地撞在一块突起的尖石上,鲜血直流。
    就在上尉和一名队员割断导火索时,上尉感到身后一热,回头一望,朗托的直升机已在树梢上变成了一个大火球。直升机油箱被卡纳克人击中,起火爆炸了。他飞得太低了!上尉大喊一声:“朗托!”端着自动枪向山腰冲去。此时,一颗手雷在勒戈尔米身后爆炸,他扑倒在地,鲜血染红了身下的杂草。
    激战持续到午后才结束。18 名卡纳克人当场死亡。队长勒戈尔米上尉身负重伤,死在努美阿医院。突击队两名队员在战斗中丧生。人质全部救出,无一伤亡。
    法国当局以武力营救人质的行动,造成双方21人死亡,这是法国自1962年从阿尔及利亚撤军后在海外领地采取的一次规模最大的军事行动。
    3具深红色的棺木,一字摆放在停机坪上,棺木上面盖看法国国旗。朗托死后,只找到了残存的几块肢体和折断了的自动枪托。几名士兵在仪式后,将3具棺木缓慢抬上归国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