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给我留言

本网站主要为广大军事爱好者服务,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鹰击长空|铁甲洪流|碧海扬帆|长剑刺空|超级武器|各国军力|基础知识|神兵奇旅|军队建设|传奇将领|军史趣闻|我的见解
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沧浪客军事园->神兵奇旅->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GIGN)
 

国家宪兵干预队(GIGN)

 

简介  消灭“直接运动”恐怖组织  1976年吉布提人质事件  1988年喀岛人质事件  1993年幼儿园人质事件

1994年马赛机场劫机事件

1993年幼儿园人质事件

    按照西方人的观念,13是个不吉利的数字。也许是一种巧合,也许西方人的观念确有几分道理。果然,1993年5月13日这天,不幸降临到了巴黎夏尔科司令幼儿园德雷弗斯及其负责照看的21名天真无邪的孩子们身上。
    1993年5月13日,星期四。巴黎,初夏的早晨,阳光明媚,气候宜人。位于巴黎市中区的夏尔科司令幼儿园内一片欢腾,几十名天真活泼的男女幼童在老师德雷弗斯小姐的带领下做着游戏,一名叫莱姆伯特的儿科大夫则在为孩子们进行健康检查做准备。
    一切都进行得如此司空见惯,一切都发生得如此平和自然。任何人都不会想到厄运正悄悄朝这群无辜的人们逼近。
    上午大约9点钟左右,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园内,德雷弗斯小姐正愣神之际,他大声冲在场的人吼道:“你们马上靠墙站住,我身上有炸药!”孩子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几个胆小年幼的孩子见此场面,顿时吓得哭叫起来。
    闯入者挥着手中的枪对德雷弗斯小姐威胁道:“快让孩子们安静下来,并把他们集中到屋内的墙边,否则我将把你们统统炸死!”
    “孩子们,这位叔叔要同老师和莱姆伯恃先生商量点事情,请你们先回教室做游戏好吗?”惊魂未定的德雷弗斯小姐一边这样安慰着孩子们,一边赶快按照歹徒的要求,把孩子们招回到教室。
    接着,歹徒命令德雷弗斯接通巴黎政府当局的电话,并开始同当局进行谈判,他声称幼儿园师生已被作为人质扣留,要求政府付给他1亿法郎的赎金,并要求法国总统、总理和内务部长一并辞职。如果他的要求不能得到满足,他身上绑有16块炸药,他将引爆这些炸药,与人质一起同归于尽。
    巴黎当局为此事颇感震惊,整个巴黎城被一片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氛所淹没。
    巴黎市政府立即商讨对策,同时命令宪兵干预队立即派出英勇强悍的突击队员赶赴出事地点,并包围了整个幼儿园。
与此同时,巴黎当局为了争取时间,稳住绑匪,寻求一安全妥善的解决办法,正在与歹徒进行艰苦的谈判。
    劫持者在与当局谈判中亮出了他的最后通谍——一份标明“H·B”、意为“人弹”的文书。这份最后通谍措辞强烈,杀机腾腾。形势顿时变得严峻起来。

    怨世的破落者

    据当局取档调查,这名绑匪名叫施米特,现年36岁,他1957年7月31日出生于阿尔及利亚的尔多,后随父母迁居法国南部的贝齐埃尔。他结过婚,但没有孩子,因婚姻破裂至今仍孤身一人。
    1987年,他在巴黎郊区经营的电器用品商店倒闭;1991年,他在法国南部经营的电脑店又告破产,并负债累累。生意场上一败再败,终于使他加入了失业大军的行列。为此,他心中充满了怨恨。据他的一位朋友说:“施米恃因负债累累而被逼到了绝境,他不知道如何摆脱这一困境。”他的弟弟也对警方说,因为破产和失业,他对这一社会“恨到了极点”。他们认为这也许就是他铤而走险的真正原因。
    施米特施行劫持幼儿计划后,开始显得特别紧张,一度与当局处于尖锐对立状态,并非常警惕外面送进的食物,总是让其他人先品尝后自己才食用。随着对峙的持续,当局为避免伤及无辜的孩子们,一直同其好言相谈,并部分地满足其愿望——付了一笔钱,以让其保证不伤害孩子。渐渐地,这名歹徒变得温和了起来,他甚至同孩子们一起玩,而对于那些3—4 岁的孩子来说,也并未完全意识到危险,并相信德雷弗斯小姐说的这个“带枪的叔叔”要去“打大灰狼”的话。

    令人揪心的等待

    劫持事件发生后,尽管当局尽量封锁消息,以缩小影响,但还是惊动了不少人围观。同时.对他们来说,如今所面临的最棘手的难题就是如何做好被劫儿童家长的安抚工作。
    事件发生后,被劫儿重的家长纷纷聚集到了出事地点。然而,谁也无法接近孩子们,人们只能一堆堆地聚在幼儿园的运动室内焦虑地等待着事件的发展。亡命之徒随时都有可能对孩子下手,20多名天真可爱的幼儿凶吉未卜,家长们面临着随时都有可能失去自己亲生骨肉的劫难,结局究竟怎样?
    还有什么比这种煎熬更让人揪心,更让人难耐的呢?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了,夜幕降临,当局同劫持者的谈判仍未达成协议,
    幼儿的家长被隔离在幼儿园运动室内十分烦躁,甚至感到不安,有一位孩子的妈妈独自一人背靠着贴满各种图画的墙壁开始抽泣起来,并用一手托肋,另一只手不停地擦着流出的眼泪。
    “黑衣队”的队员们则在大窗帘的另一边来回走动,边观察着关押人质的室内的情况变化,边研究着对策,对讲机内不时传出几句上级的指示与问话……
    此刻,一些再也控制不了感情的家长开始冲着突击队员声嘶力竭地嚷叫:“给他钱,这一切该结束了!”但突击队员们只有无可奈何地向他们做出解释,请家长们保持镇静。

    僵局有所突破

    经过当局的不懈努力,劫持者同意释放部分人质,先后有14个孩子被释放了出来。
    凌晨1时左右,经劫持者允许,纳伊市长尼古拉·萨尔科齐进入关押孩子们的房间,并带出来被施米特释放的又一个孩子。
    他疾步走进运动室,身边还跟着一位年轻的妇女,她就是幼儿园的老师洛朗斯·德雷弗斯。萨尔科齐手里紧紧地抱着一个孩子,所有的人都同时站起身来迎了上去。但尼古拉·萨尔科齐并没有停步,而是大步流星地向隔壁的阅览室走去。他手里的孩子尖声地问道,“是回家吗?”这是梅拉尼的声音,她是被扣留的最后7个孩子中的一个。大伙儿却跟着萨尔科齐来到隔壁的房间,梅拉尼的父母也在那里。
    梅拉尼算是被释放了,但是,还有6个孩子被扣留在那里,几乎就在这堵墙的隔壁。尼古拉·萨尔科齐把家长召集在一起,对他们说:“今天晚上,我们救出了两个孩子,总之,从今天早上起已有15个孩子被释放。我认为,今天晚上我们不可能做更多的事情了。我们已给了他一些钱,但是只要还有一个孩子被扣押,我们就不能把钱都给他。我跟他说银行已经关门了。他很平静,但他要求别人别再打扰他。就今天晚上夹说,再采取别的尝试也无济于事了。我们不要去冒任何危险。我们明天早晨再接着谈判,但我今天晚上就待在这里,怕他万一有什么话要说。”
    就这样,剩余孩子的家长们只好继续他们难熬而令人揪心的等待,他们只有一个愿望,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尽快安然出来。

    斩除劫持犯

    经过一天多的紧张对峙,劫持者渐渐丧失了信心,他已预感到形势发展的不妙,但又不肯罢休。萨尔科齐向等待在这里的被动儿童家长们通报说:“那个人说他想死,但是不想打一针安乐死、他怕感染上艾滋病。他希望再同另一名政府部长谈判。这佯下去会没完没了。因此,我必须停止谈判,让宪兵突击队采取行动。我们为一举营救6名儿童而战斗。你们放心,他还比较平静,还同孩子们一起玩。我们录了音,请听这盘磁带。”
    萨尔科齐转身打开了录音机,顿时,机器里传出了被劫幼儿嬉戏玩耍的声音,孩子家长们情绪都十分激动……
    市长接着说,绑匪为每个孩子准备了一个装满钞票的信封。大家听得目瞪口呆。“歹徒提出了要求,他要索得足够的钱,以便劫持事件终结后,去度假。”萨尔科齐向孩子家长解释说。家长们看到市长的所作所为,都十分感动,同时,他们由此看到了希望。
    夜半时分,劫持者又提出了索要两辆汽车和4000万法郎的要求,以及准备用5个孩子换两个成年人的建议。
    得知这一信息后,宪兵队迅速制定了行动计划:即在绑匪上车前将其制服,彻底解决人质危机。与此同时,为了稳住绑匪,宪兵队通过德雷弗斯转告劫持者,当局已同意他的建议,并让他放下武器。
    德雷弗斯尽了最大努力,想让施米特相信,当局已完全答应了他的要求,然而,却事与愿为,德雷弗斯回来后,神情沮丧地对宪兵队队长法维尔说:“不行了,他一定要带着炸药走。他说,否则,他就死。”大家一声不吭,意识到又一个令人焦虑的夜晚降临了。
    5月15日早晨7点20分,宪兵干预队的突击队员们从监视器的荧光屏上,看到疲惫不堪的劫持者人已睡着了,握着引爆器的手也松开了。他在房间的两个角落里安放了21根炸药棒,身上也捆着炸药,引爆器就在他千里握着,几乎一刻也没松开过。然而,也许他在急于求成当中,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就是他同意了当局在他劫持人质的房间里安装了监视器,以让人看清楚他不会虐侍那些儿童。这使“黑衣队”能够对绑匪的行动一览无余,从而能够有的放矢地展开行动。
    正当“黑衣队”突击队员们准备冲进去之时,他们又产生了疑虑:他是不是在装睡呢?人命关天,他们仍不敢贸然行动。
    7点25分,接替女教师德雷弗斯照料仍被扣留的6名孩子的莱姆伯恃医生从房间里对着监视器的镜头发出了信号:解开了他衣服上的第一个纽扣,这是预先约定的信号。这信号表明,他认为此时有最大的可能性来解除那个人的威胁。只能说是最大的可能性,在解决这类绑架人质的问题上从来就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在经过46小时的等待之后,现在也许是风险最小的时候了。
    据心理分析家们认为,当一个人引起众人的愤怒,而又被那么多警察包围,不得脱身的时候,想睡觉,这就意味着他已失去了信心,意志低落了。
    对于埃里克·施米特来说,他的路已经走到头了。法维尔发出突击行动的信号后,10名身穿黑制服、头戴黑面具的“黑衣队”突击队员冲进了教室,8人去保护孩子撤出,两人端着无声冲锋枪奔向那个”人体炸弹”。他从睡梦中突然惊醒,做了一个要去抓引爆器的姿势。两名突击队员立即朝他开了三枪。他朝后倒了下去,三枪全部击中头部。
    一件劫持案就此画上了句号,“黑衣队”大获全胜,人质无一人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