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给我留言

本网站主要为广大军事爱好者服务,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鹰击长空|铁甲洪流|碧海扬帆|长剑刺空|超级武器|各国军力|基础知识|神兵奇旅|军队建设|传奇将领|军史趣闻|我的见解
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沧浪客军事园->神兵奇旅->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GIGN)
 

国家宪兵干预队(GIGN)

 

简介  消灭“直接运动”恐怖组织  1976年吉布提人质事件  1988年喀岛人质事件  1993年幼儿园人质事件

1994年马赛机场劫机事件

1994年马赛机场劫机事件

    站长沧浪客注:应为法航劫机事件,但因为后来解决事件的地方是在马赛机场,所以将其命名为马赛机场劫机事件。

    1994年12月24日正午时分,北非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国际机场。法国航空公司的A130“空中客车”号宽大客机静静地躺在平坦的停机坪上。
    227名来自法国及西欧国家的旅游观光者、商人或政要等不同身份的乘客已陆续登机。是啊,他们要在圣诞前夜赶回家园,与家人一起共度全世界基督徒最盛大隆重的节日——圣诞节。
    这时,机舱的扬声器里响起了空中小姐那柔美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这是法国航空公司的由巴黎至阿尔及尔的213号航班。欢迎您乘坐我们的航班。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望大家系好安全带,以免飞机颠簸时发生危险。现在,空中小姐要向大家示范氧气罩的使用方法……”
    刚刚用过午餐的旅客们,似乎感到一丝疲倦,他们倚躺在宽松的航空椅上,准备迎接长达数小时的航空飞行,并憧景着与家人团圆、共度圣诞节日的美好时光。
    按照惯例,213号航班的机长恩斯坦在飞机起飞前来到客舱巡视。他刚刚踱到客舱中部,忽见乘务员领班慌慌张张冲了过来,气喘嘘嘘地报告说:“机长,有人劫机!”
    恩斯坦机长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但这位具有20多年飞行生涯的老驾驶员马上恢复了镇静:“你快回去和他们周旋。”他边说边往回跑,三步并着两步飞奔进驾驶舱,“砰”地一声将门锁上。
    “快用无线电通知机场控制塔,并通告巴黎,我们被劫持了!”他一面吩咐助手,一面迅速接过操纵杆,立即关闭了刚刚启动的发动机。因为,在恩斯坦看来,飞机在地面遭劫持或出任何变故,自然比在上万米的高空飞行中发生变故的安全系数似乎要大得多。
    与此同时,机舱尾部传来一阵骚乱声,只见三男一女从机尾的厕所内冲出,手中挥舞着手榴弹和瑞典“欣达”式手提机关枪,其中一人大声喝道:“都坐着别动,飞机被我们劫持了!”
    随后,两名动持者留在客舱看管人质,另外两名恐怖分子径直朝驾驶舱猛冲过来,其中一个身材粗壮,穿黑色短衫、戴着墨镜的恐怖分子,使尽全身的解数用脚踢着门说:“快让我们进来!我们是阿尔及利亚解放阵线成员,飞机已被我们劫持,如果你们不服从命令,我们马上炸掉飞机!”
    恩斯坦缓缓打开舱门,面对动机者头目艾哈迈德·侯赛因,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满脸疤痕的沙希德眼露凶光,用低沉的声音命令道:“按我们的要求,向巴黎发出最后通牒:限法国当局在36小时之内,也就是在圣诞节午夜之时释放巴黎监狱关押的所有阿尔及利亚解放阵线成员,与此同时,向本组织提供1000万法朗的赔偿金。如果法国当局在最后期限内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将把本机劫持至巴黎上空引爆,使巴黎在圣诞之夜陷入一片火海……”
    至此,恩斯坦已经意识到,为了机上200多条性命的安全,他及213号航班已别无选择。

    “黑衣队”临危受命

    噩耗首先在巴黎的爱丽舍宫得到证实。
    这一天,密特朗总统正在抱病召开一个重要会议。下午1时10分,即213航班被劫持后五分钟,最年轻的阁员、运输部长雅可比就向总统及其与会阁员报告了这一事件。他特别指出,机上机组人员12名,乘客227名,其中绝大多数是圣诞之际归国探亲的法国公民。
    由于突发劫机事件,会议从中午一直进行到傍晚。然而,面对劫机者的最后通牒,阁员们个个愁容满面,默默无言。他们每个人都十分清楚最后决定的份量,他们每个人都明白无论做出何等决议都将牵动着机上200多名人质的生命安全。
    人命关天!十分钟后,密特朗总统做出的也许是“法兰西建国史上一项最屈辱的决定”,在无人反对的情况下被通过了。决定内容是:与劫机恐怖分子谈判,并争取使他们将最后“期限”推迟24小时,即到26日午夜;与此同时,宪兵干预队充分搜集情报并做好营救人质的突击准备。
    拖延!每一名阁员都知道,一切可能的计划都需要时间。为了掩人耳目,《法兰西时报》25日晨报的头版头条便是《哀告动机者书》。
    次日凌晨,法国国家广播电台公开报道了一架载有227名乘客及12名机组人员的法航班机在阿尔及尔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消息。广播每隔10分钟重播一次,中间插播法国国歌《马赛曲》。依据惯例,除了各种庆典日,平时播放国歌,必有重大事件发生。
    渐渐,音乐声越来越响,像地中海汹涌澎湃的早潮,女播音员的声音也突然变得尖厉、凄惨、悲凉,简直就像母猿在血色黄昏中吼向旷野的嘶鸣。整个法兰西部被这突如其来的劫机事件搅翻了,整个巴黎都被笼罩在恐怖的圣诞前夜中。
    正当法国举国上下为劫机事件而失魂落魄之时,法国反恐怖宪兵突击队——“黑衣队”在绝对保密中早已悄悄进入待命状态,并在为此次突击行动加紧动员和准备。
    “百里挑一,才能以一当百。”这是宪兵队长法维尔选调突击队员的一惯原则。
    此时,正值圣诞假期,不少宪兵队队员早已告假回家与家人共度圣诞节去了。尽管如此,在法维尔接到紧急待命的指示之后,“黑衣队”屡经战火锤炼的45名精兵悍将组成的突击队,已经集中到了法维尔的麾下,那些紧急归队而未能入选的士兵为不能参加这千载难逢的战斗而难过地流出了眼泪。
    圣诞节的巴黎,正值隆冬季节,大西洋的海风夹带逼人的寒气侵蚀着大地。在巴黎远郊的宪兵突击队一秘密基地里,一架与被劫持的Al30“空中客车”型飞机一模一样的大型宽体客机正静静地停降在训练场上。而在机舱内,准备出征的“黑衣队”突击队员正在进行战前反劫机演练。
    在声嘶力竭的呐喊中冲锋、卧倒、射击、爆破、擒拿,身穿黑色防弹衣裤,头戴黑面罩的“黑衣队”士兵们,个个全都像发了疯一样不知疲倦地反复冲杀着。没有命令,中止进攻就是犯罪。冲锋时任何一丝迟疑都意味着耻辱。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只能拼死一击。
    突击队的个人素质和战斗技能是不容怀疑的,他们个个身经百战,在1988年营救喀岛人质的那场震惊世界的恃种作战中,就是他们,在队长勒戈尔米的率领下,成功营救了被当地土著居民扣押的宪兵队驻喀岛的20多名官兵,从而轰动了当时整个世界,从此以后,法兰西乃至整个欧洲都像看待一个重话诞生那样重新审视这个出师必捷、英勇善战的特战群体。
而今,“黑衣队”已今非昔比,它已成长为一支更加强悍的反恐怖特战部队,宪兵干预队建队以来最为艰巨的任务正等待着他们去完成。

    最后通牒失效

    让我们再回到阿尔及尔国际机场目睹一下被劫法航客机的情况。这就是最现代化的”空中客车”座舱?当机长恩斯坦在一名劫机者押送下,来到客舱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舷窗全被关死,只靠几盏舱壁灯照明。昏暗的灯光透过混浊的空气,映在失魂落魄、精疲力竭的旅客身上,一个个人不人,鬼不鬼。空调被关上了,没有一丝风。空气中弥漫着各种令人作呕的恶臭,像烟道里的烟气,直往恩斯但鼻孔里钻,他的五脏六腑开始翻腾。
    “不要东张西望,快回驾驶舱!”押送他的劫机者猛地在恩斯坦背上推了一掌,又补充一句说:“如果法国人采取突击行动,我们一定和飞机同归于尽。”地上肮脏得设法下脚,大人的呕吐物和小孩的屎尿全部搅和在了一起、厕所已被关闭,便急的人只好就地解决。
    劫机歹徒们从一个窗口走到另一个窗口,不停地向外窥视。当他们得知法国当局“愿意考虑”他们提出的条件,并同他们谈判时,便个个欣喜若狂,奔走相告,为自己的初步胜利而欢呼:骄悍的法兰西人终于屈服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几名劫机者取出啤酒,开始狂饮起来。已至午夜,但他们却没有得到法国当局的任何回音,恐怖分子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尽管离他们限定的最后期限还有一天一夜时间,但他们已渐渐失去了耐心,担心法国人是不是在拖延争取时间以伺机解救人质。
    一个自称“可汗”的恐怖分子不禁勃然大怒,一脚把一名乘务员从5米高的饥舱口踢下,并凶残地朝他开了一抢,这位无辜的乘务员成为第一个惨遭杀害的人质。
    其他恐怖分子也开始把一瓶瓶白兰地倒在机舱过道和座位上,接着、他们把报纸撕碎、丢在酒满啤酒的地毯上。恐怖分子头目艾哈迈德·侯赛因舞着打火机,对机长吼叫着:“我们需要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现在就要!”
    恩斯坦急忙央求艾哈迈德冷静一下。然而,艾哈迈德已经不耐烦了。他重重地打了恩斯坦一个耳光,然后在驾驶室地板上点燃了一张报纸。
    恩斯坦马上将劫机恐怖分子近乎失去理智的疯狂行动,向机场指挥塔里法国当局派来的谈判代表进行了汇报,而巴黎方面的答复仍是命令他们要尽一切努力稳住歹徒,并力图使恐怖分子答应将最后期限再推迟一天。
    于是,法国谈判代表告知劫机分子说,法国政府正在办理释放阿尔及利亚解放阵线囚犯事宜,并正在筹集动机者索要款项。
    听到巴黎方面的回音后,艾哈迈德情绪慢慢有所好转,并同意将最后期限推迟到26日午夜。
    对于劫机者来说时间的确过得太慢了,等待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慢性自杀。俗话说,做贼心虚。尽管巴黎当局已经通过谈判代表向劫机分子转达了他们的回音,但艾哈迈德仍怕夜长梦多。
    到25日凌晨6时30分,艾哈迈德等得不耐烦了。他霍地站起身,对着无线电话筒大声吼叫道:“不再同可恶的法国佬谈判了,人质交易作罢!我们到法国去,到巴黎去,我要让巴黎的圣诞节在火海中度过!”
    说完,他如同一头发疯的野兽猛扑进驾驶舱,声嘶力竭地对恩斯坦说:“我限你在5分钟内发动引擎,否则我们就开始继续杀乘客!”
    213航班在恐怖分子的挟持下,穿越地中海,经过近3小时的航行进入法国南部名城马赛市上空。一进入法国领空,对祖国和人民的眷恋之情在恩斯但机长的心中油然而生。表面看似平静的他内心却在激烈地斗争着:是否按劫机分子的要求将飞机驶往巴黎呢?如果恐怖分子孤注一掷,将飞机在巴黎上空引爆,如果恐怖分子的阴谋得逞,那么,法兰西共和国及她的人民将蒙受难以估量的耻辱和灾难;如果以自己的智慧挫败恐怖分子的阴谋,恐怖分子残暴无度,也许他随时都将付出生命的代价。然而,恩斯坦机长毅然选择了后者。
    他机警地向艾哈迈德报告说,由于仓促起飞,飞机在阿尔及尔机场未能及时加油,所以,飞机燃料所剩无几,难以抵达巴黎,因而请求在马赛机场补充燃料后再飞往巴黎。
    集愚昧、无知、凶残于一身、且对飞行技术一无所知的艾哈迈德,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同意了恩斯坦的建议,决定在马赛机场迫降,补充燃料后再见机行事。
    恩斯坦马上将他的想法通过无线电报告给了法国航空公司。早已等候在那里急于了解213航班情况的政府代表马上向政府报告了这一情况。
    正在为被劫飞机已从阿尔及尔起飞,可能飞往巴黎而心急如焚并正在商讨应争措施的法国当局听到这个消息后,如释重负,马上回复同意飞机在马赛机场降落。
    25日深夜近11时,飞机在马赛机场平稳降落。
    此时的艾哈迈德已完全失去耐心,他对答应将最后期限推迟一天的决定追悔莫及,并让恩斯坦告诉法国当局,如果明天上午还得不到法国政府的答复,他将开始杀害人质,并准备采取更激烈的行动。
    26日上午,惊恐万分的劫机者迎来了新的一天,法国当局仍未给予回音。穷凶极恶的艾哈迈德开始命令杀害人质。仅在自称“可汗”的歹徒的手下就有9名人质遭到杀害。
    到了傍晚时分,双方谈判仍无结果,法国政府仍未对恐怖分子的最后通牒予以理睬。

    功告马赛城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了。到如今,对于被扣押的200多名人质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每耽搁一分钟,可能就会有更多的无辜者遭到杀戳。
    傍晚6时50分左右,隆冬的马赛城已漆黑一片,213航班的机舱里,疲惫不堪的人质们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自从恐怖分子开始残杀人质以来,他们已经对法国当局彻底绝望,并已似乎放弃了求生的欲望,许多精神崩溃的人就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此时此刻,艾哈迈德如同输红了眼的斗败的公鸡,他的心理已经发生了变化,并已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准备艇而走险。他一把揪住恩斯坦机长的衣须,恶狠狠他说:“告诉那帮该死的混蛋们,限他们3分钟,如果再不答应我们提出的条件,我们就要继续杀害人质并将飞机劫侍到巴黎上空引爆!给我做好准备,马上起飞!”
    与此同时,艾哈迈德命令其他3 名恐怖分子将20个烈性炸药包分布在客机座位下,并吟颂了临终前的祈祷。
    在这危急时刻、法国政府毅然下令,宪兵突击队出击,而且要不惜任何代价阻止飞机飞往巴黎。
    早在飞机降落在马赛机场不久便已悄俏潜伏在机场附近的“黑衣队”队长法维尔及其45名突击队员,听到出击的命令后,不顾在极度紧张状态下已待命几十小时的疲劳,迅速抖擞精神,如同脱缰的野马旋风般冲向213号航班。他们个个全副武装,身着防弹衣,从头到脚一身黑色,头上套着黑头罩,露出两只眼睛,腰间插着手枪,腿上绑着匕首,手指紧扣着冲锋枪的扳机,这些枪都装有精确的瞄准器和消声器。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对劫机者格杀勿论!
    事先,法维尔制定的突击计划是,既要有效制服劫机分子,又要尽可能地保护所有人质的生命安全。他将突击队员分成两个小组,第一小组由他亲自率领袭击并围歼劫机分子,另一小组负责转移人质及保护人质的安全。法维尔率领突击队员蹑手蹑脚地逼近飞机后部,把包了橡胶的铝梯架在机门下面。
    “出击!”随着法维尔一声令下,他亲率由25 名突击队员组成的先锋队,并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并第一个打开了飞机驾驶舱的右前门。
    突见神兵天降的劫机分子惊恐万状。
    “给我顶住,赶快点燃炸药包导火线!”艾哈迈德一边声嘶力竭地朝他的帮凶们怒吼着,一边疯狂地端着冲锋枪朝冲上来的法维尔及其他突击队员猛烈扫射。
    枪林弹雨中,毫不畏惧的突击队员们机智地用更猛烈的火力,把劫机者的注意力尽可能地引向自己。趁动机者顾此失彼的机会,另一组突击队员潜入后舱,分批救出了人质。
    经过24分钟的激战,突击队员完全控制了局势,4名劫机分子也陆续被击毙。战斗中,共有10多名乘客、3名机组人员及9名突击队员受伤。历时54小时的劫机事件,终于以宪兵突击队胜利完成任务而告终。
    这次行动是宪兵突击队建队以来执行的最为艰巨的一次任务,而他们再次表现出的英勇、果敢,更使该队名扬世界。
    病重之中的法国总统密特朗得知这一喜讯后,欣喜万分,不顾病痛的折磨,抱病亲自接见了法维尔及其参加此次战斗的“黑衣队”突击队员。他两手扶着法维尔的肩膀激动而满怀深情他说:“你们干得好!你们是法兰西人民的骄子。我以总统的名义并代表法兰西共和国将近六千万人民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