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给我留言

本网站主要为广大军事爱好者服务,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鹰击长空|铁甲洪流|碧海扬帆|长剑刺空|超级武器|各国军力|基础知识|神兵奇旅|军队建设|传奇将领|军史趣闻|我的见解
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沧浪客军事园->我的见解->欧文堡:美国陆军国家训练中心地形分析
 

欧文堡:美国陆军国家训练中心地形分析

 

作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郭慧志    首发于2008年中国防务新媒体论坛

    中文摘要:本文通过网络查询资料对美国陆军国家训练中心的相关情况进行简要介绍,然后用Google 地图对美国陆军国家训练中心进行地形分析,结合有关书籍文献进行地图标识,分析国家训练中心的相关地理情报,并结合实例具体分析研究其训练内容。

    关键词:美国  军事训练  欧文堡  国家训练中心

    当一名拳击手站在正式比赛的拳台上,面对和他同样强悍的对手时,他知道,比赛不过是训练的延续和结果——日复一日的体能训练,跑步、跳绳、推杠铃;连续击打沙袋、速度球;最重要的是经常性的训练赛,与陪练、队友不停交手,这样方能造就出合格的拳击手。2008 年北京奥运会,中国人邹市明首获奥运拳击金牌,这对中国拳击界是一个极大的振奋。从80 年代初到现在,中国拳击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终于开花结果。

    军事训练和拳击训练非常类似,训练是基础,训练结果最终要在实战中体现出来,美国军队就是这么做的。

    一、美军军事训练中心

    美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军事强国,其军事实力不仅表现在武器的先进性上,而且也表现在军事制度和军事理念的先进性上,军事训练作为军事制度的重要组成,尤其受到美军的重视。
    美军自越南战争后走入低谷,20 世纪80 年代是反思的年代,也是从头做起的年代,在总结越战教训时,美军认为缺乏训练是一个主要问题,从1981 年陆军国家训练中心开始建立到现在,各军兵种纷纷成立了自己的训练中心,如空军在Schriever 的联合(国家)整合中心(Joint National Integration Center),在Nellis 的空战中心(Air Warfare Center),海军在SanDiego 的战术训练群(Tactical Training Group),海军陆战队在Quantic 的训练中心和在加利福尼亚的29 棵棕榈树训练中心(Training Center 29 Palms),具体参见图-1。

图1  美军训练中心分布图

    从图1 可以看出,美国陆军比较重要的训练基地有刘易斯堡(Ft Lewis)、布拉格堡(Ft Bragg)、利文沃斯堡(Ft Leavenworth)、胡德堡(Ft Hood)、布利斯堡(Ft Bliss)、华楚卡堡(Ft Huachuca)、波尔克堡(Ft Polk)和欧文堡(Ft Irwin)。
    其中在利文沃斯堡的国家模拟中心(National Simulation Center)和联合军力训练中心(Combined Arms Training Center)以及在华楚卡堡的联合情报训练中心(Joint Intelligence Training Center)属于智力型训练研究中心(Intellectual Center)。在美国本土的战场实战训练中心有三个,即刘易斯堡的火力训练中心(Yakima Training Center),波尔克堡的联合备战训练中心(Joint Readiness Training Center)以及欧文堡的国家训练中心(National
Training Center,简写为NTC)。
    虽然有不少训练中心名义上要比国家训练中心成立得早,但国家训练中心自成立之日起,其初始理念、成长经历和宝贵经验在美军训练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而美国陆军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从建立到现在,也走了一条和中国拳击界类似的路。

    二、美国陆军国家训练中心简介

    美国陆军国家训练中心位于加利福尼亚东部,靠近内华达州,通过15号公路向东可达内华达州著名的赌城拉斯维加斯,西抵加州首府洛杉矶,且两者距离都在200-300 公里。欧文堡的经纬度为:35.2655°N ,116.6881°W 。
    70 年代后期的后越南战争时代,美国军队和预算均大大减少,陆军率先提出了新的训练理念以用来教育其单位、领导和战士,提高技能。这个概念很简单,并由海军的 "Top-Gun"和空军的"Red-flag"所证明和扩展,飞行员和空勤人员增强作战技能,为下一场战争完成"首要的十个使命"。雄心勃勃的陆军训练理念是:采取旅级单位、严酷的战斗环境、诡计多端的敌人、专业的教练员,在这种压力下完成任务的士兵和军官才有可能打赢下一场战争。1991 年的海湾战争证明了这个理念是非常正确的。1979 年8 月9 日,美国陆军部宣布,欧文堡被选为全国训练中心(以下简称NTC)。这是从11 个候选地点中选出的,其中心面积达1000 平方英哩,领空受到军事级限制。作为与密集居住地隔离的地方,欧文堡是一个理想的地点。NTC 从1980 年10 月16 日正式启动,欧文堡则从1981 年7 月1 日开始进行训练。

图2 探密NTC

    NTC 的使命由陆军条例AR350-50“作战训练中心程序”以及美国武装力量司令部(FORSCOM) 章程FR350-50-1 所规定。NTC 为重型旅和营特遣队提供了一个真实的战场,其横跨范围从不同于战争的军事行动(OOTW)直到战争。精选轻型营特遣队、特种作战部队(SOF)和美国空军(USAF)战术空地支援单位被整合到NTC 训练中。训练中心的关键是对训练表现的反馈和评估,中心为轮训单位提供了多种媒体组成的行动回顾(AAR) 和返家研究包(THP)。
    NTC 亲眼目睹了多项第一:第一个在NTC 与假想敌单位进行对抗训练的是1982 年1 月第1 步兵师第1 旅的营级单位(800 人);1984 年第一次为敌对部队增添步兵和工兵单位;1984 年6 月M1 Abrams 坦克和M2 Bradley 装甲车第一次在NTC 战场使用;1984 年11 月第一装甲骑兵营进行首次轮训;1985 年3 月101 空降师参加了第一次轻型战力轮训。1985 年中心训练规模达到旅一级,该年6 月197 步兵旅进行了第一次扩大的旅级行动。1993 年12 月第一个城市地形设施在NTC 先驱训练设施(Pioneer Training Facility)投入使用。
    国家训练中心的核心是行动组(Operation group),它是训练作战部队达到标准的单位, 采用真实战况为战士、领导和各级参谋提供反馈,从排直到旅。观察协调员(Observer Controllers)为每次轮训行动提供600 多页的行动回顾。整个行动组包含约700 位战士。下属单位包括:旅司令部代号野马(Broncos)、装甲骑兵单位代号眼镜蛇(Cobras)、火力单位代号
龙(Dragons )、陆航单位代号老鹰( Eagles )、支援营代号金矿工(Goldminers)、司令部参谋部代号蜥蜴(Lizards)、空军行动单位代号乌鸦(Raven)、合成战力训练单位代号蝎子(Scorpions)、特种营代号缠绕藤(Sidewinders)、步兵单位代号塔兰图拉毒蛛(Tarantulas)、设备信息系统单位代号雕(Vultures)、炮兵单位代号狼人(Werewolves)、领导训练办公室代号争吵者(Wranglers)1。所有单位的命名都很独到且具有代表性。
    NTC 还有一些战勤及支援单位,577th 维护连为行动组车辆提供维护并且直接支持维护预置设备和除第11 装甲骑兵团以外的设备。31st 维护连为所有在NTC 的单位执行一般支持维护和备用支持维护。247th 医疗独立小分队(救护直升机)提供紧急病人医疗空运。NTC 陆航连则提供航空战力,为假想敌OPFOR 提供航空支持,包括空袭,其直升机为UH-1S,外观改为类似苏联飞机样式,单位基地位于Barstow/Daggett 军用机场,距欧文堡42 英哩。 759th 弹药独立分队为欧文堡、和在南加利福尼亚和内华达八个县的地方机关和民防机构提供易爆弹处理服务。 203rd MI 营是为车辆、武器和外国装备提供仓储级维护、修理和零件的INSCOM 单位。单位并且提供外国武器分类、驾驶以及教练队伍。
    美国空军第57 联队第6 中队代号乌鸦,为NTC 训练单位的空战锻炼提供行动支援和后勤支持,通过每年出动约4,000 架次来训练空军和陆军在NTC 的联合作战。该单位并且监督联合空地作战的计划、执行和反馈,为NTC 司令部提供空军联络官。
    NTC 有一个专门的敌对部队,也称为假想敌——[OPFOR ] ,冷战时期,这个部队采用仿苏式装备和战法,穿戴前苏联样式制服, 他们是从军队里精选出的、包括一些最佳的步兵、坦克和炮兵,被誉为红色尖刀之星(RED THRUST STAR)。冷战结束后,美军重新评估“假想敌”,"假想敌"部队装备了无人驾驶侦察飞机、夜视镜和能够干扰GPS 信号的干扰发射机等,"假想敌"部队不仅具有卓越的常规作战能力,而且具有很强的非对称作战、巷战和近战等能力。美军认为,只有在NTC 打败"假想敌"的部队,才能在未来的战场上战胜真正的对手,现在的OPFOR 是由陆军第11 装甲骑兵团(黑马)充当。

图3  Stryker 从自行车湖机场进入NTC 训练

图4  第11装甲骑兵团标志

    在20 世纪欧文堡NTC 建成后的20 年里大约120 万人接受了训练。今天的欧文堡是美军最繁忙的设施,每年10 个月要训练10 个旅级部队。每次轮训(Rotation)的持续时间为28-35 天。 在训练区内的行动是全天候的。NTC 自身的组织包括了750 位观察协调员(教练员)、第11 个装甲骑兵团的2500 名战士,以及进行供应保障维护的1300 名战士。每年有75000 人受训(包括空军)。北卡来罗那的Fort Bragg,德克萨斯的 FortHood 或者是科罗拉多的Fort Carson 都因为地形和其他因素限制了大规模的演习训练。
    进入21 世纪,特别是911 后,全国训练中心将继续担当美军最佳训练中心。许多国家的官员参观了全国训练中心并用它作为模型建立自己的训练中心,中国国防部军事代表团也曾参观访问。2007 年4 月美国总统布什参观NTC 并赞扬了NTC 为美军建设所做的贡献。二战、韩战、越战、沙漠风暴,美军在经历这几场大的战争后,依旧进取,NTC 继续不断训练并针对反恐战争研究新战法,目的就是打赢下一场战争。

图5  美国总统小布什在NTC

    三、国家训练中心(NTC)地理分析

    美国陆军国家训练中心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东部的Mojave 沙漠中,加州是个多山和沙漠的州,自19 世纪末美国兴起淘金热才开始其发展的历史,但人口多聚集在西海岸沿线一带。19 世纪末大量华人涌入,为美国的西部建设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至今仍可从很多地名上看到这一点,加州重要军事基地参见图6。

图6  加州军事基地略图

    从图6 中可以看到,位于洛杉矶的爱德华兹空军基地和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内利斯空军基地到NTC 基本等距,陆军国家训练中心从驻扎内利斯空军基地的57 联队得到空军的协作。
    美国陆军国家训练中心,从其地理范围来看,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一是训练中心办公区,二是训练中心集结与维护区,三是训练中心训练区。我们从google 地图上可以看到办公区和训练区,具体参见下图。

图7  欧文堡中心地形图

    集结与维护区尚不明确,但应该在自行车湖(Bike Lake)一带。从《66stories of battle command》一书可以看到,美军在NTC 训练主要在中央走廊和南区走廊,因此已经干涸的自行车湖是最好的集结地,而且在自行车湖有一个机场,利于空运。

图8  车辆集结地

    欧文堡训练区的重要地标是Tiefort 山,从网上地质资料来看,该山海拔高度5063 英尺 ,净高度为2623 英尺1,周长约12 英里。下图为其南面视图。

图9  Tiefort 山

    从Google 地图更大的范围来看,欧文堡内外又有特点:首先,欧文堡区西北部是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金石(GoldStone)设施区,金石项目主要用于外太空探测,作为美国火星计划的地面观测站,最近的凤凰号火星探测就是由它来完成的。其次,在欧文堡中心,其训练区划分为三个部分,即北区的实弹演练区、中区和南区的对抗演练区。1999年美国国防部递交国会关于扩充欧文堡南部地区的请求,目的是为了增加演习多样性。

图10  欧文堡地理全图

图11  区域扩充前的欧文堡

图12  区域扩充后的欧文堡

    欧文堡区域扩充,有一个稀有动物沙漠龟生存的问题,环保主义者对此深表关注,为此,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专门请人进行研究,制定了沙漠龟迁移计划,令环保主义者深感失望的是“跛鸭国会”没有进行辩论就通过了相关法案,最后在2000 年12 月由克林顿总统签字生效。其法案在美国法典中属于TITLE XXX “ FORT IRWIN MILITARY LANDSWITHDRAWAL ACT OF 2001”。
    扩充后的欧文堡是一个约60 公里×40 公里的区域,面积增加了约1/4,地理扩充增加了演习的多样性,在2000 年以前的十几年时间里,欧文堡对抗演练多数在中区和南区进行,只有30×20 公里的范围,对于一个多次进入中心演练的部队来说,地形逐渐变得熟悉,就降低了训练难度要求。

    四、国家训练中心地形分析

    国家训练中心地形非常复杂,这是一般人看不到的,很多人想当然,认为在沙漠中不会有复杂的地形,从一般的照片中也容易得到这样的结论。

图13  NTC训练图

    实际上,国家训练中心的地形更类似于沙漠边缘的戈壁和山谷,既要便于机动也要便于防守,训练中心包括了山脉、岭、山谷、沙地、丘陵、湖泊(干涸)等多种地形。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除地势平坦的中央走廊和南区走廊外,Tiefort山属于较大的山脉,稍微小的山有马塔角和铁三角,丘陵地为洗衣板、中国人的帽子,小岭有旅山、910、876、780 高地(中区走廊中心),有自行车湖、饮水湖,山口属于兵家必争之地,有阿尔法山口、喝彩山口、花岗岩山口、布朗山口、约翰韦恩山口,山谷有回声谷、藏身谷和死亡谷,西伯利亚属于缓坡地势。

图14  加州大学欧文堡遥感图

    从目前资料来看,2000 年以前多数对抗演习均在中心区进行,以下为中心区标示图:

图15  中文标注中心区地形图

    从地图比例来看,其机动区域为20×10 公里,通常设定的旅级作战计划为36 个小时。

图16  英文标注中心区地形图

    从卫星图中可以看出车辆压出的道路痕迹。下图也许能够从远处体现NTC 地形上的一些问题:

图17  NTC车辙与地形图

图18  欧文堡南区卫星图

    2000 年新区扩充了南区的西部和南部,这样就和15 号公路相邻,在美国海军的网站上还找到一张标示为欧文堡的直升机航拍图片,该图实际上是欧文堡南区东部的奥托山(Otto),该山邻接红山口(Red Pass)和西伯利亚山脊,看起来就像是火星表面。

图19  海军航拍奥托山

    奥托山的地势有利于山地战训练,并没有Tiefort 山高,但有很多山头,距离也不特别远。以下为美军第十山地师在NTC 训练的图片:

图20  2007年1月美国第10山地师在NTC演习

    北区也是一个重要的训练场地,多数时间用来进行实弹射击练习(Live fire)。

图21  中文标注北区地形图

    五、NTC 的训练

    4 年打磨、耗资1 个多亿精心拍摄的大型电视连续剧《沙场点兵》,成为央视2006 年的开年大片,在《沙场点兵》第3 集中有这样一个场面——陆雅池非常关心“狼哥”康凯的团队训练,并为他找来美国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的有关资料作参考,鼓励狼哥大胆改革训练方式。
    中国人对NTC 进行相应的研究,过去通常采用查询AD 报告的方式,现在更多是网上查询,NTC 网站上资料不多。倒是有几份AD 报告对在NTC 的训练进行了分析,如兰德公司专门进行军事研究的阿罗约(Aroyo)中心1996 年“Battalion Reconnaissance operations at the National Training Center”和1997 年“Company performance at the National training center——battle planning and execution”都是研究NTC 训练的专门报告,除此之外就是利文沃斯参谋与指挥学院学员(通常是校级军官)的专门报告,一个令人感兴趣的话题是,在为数不多(10 来篇)的关于NTC 战术训练的报告中,研究NTC 侦察任务的报告有4 篇之多,这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出在NTC 的对抗中,蓝军侦察能力不足,也反映出红军在复杂地形上的优势。
    在NTC 的轮训是陆军每个单位的顶级(Capstone)任务, 通过最严谨的训练对轮训进行架构以适应海外部署;在战区投入行动;然后调整部署回到单位驻地。对一个旅而言,每次轮训为4 个月,前3 个月在驻地训练,后1 个月进入欧文堡训练。
在NTC 的训练主要包括是:
    第1 到第9 天——部署和初始阶段,各旅从驻地通过海、陆、空抵达欧文堡 准备行动作战。
    第10 到第23 天——作战训练,各旅进入战场进行野外训练以模仿实际作战任务。强调每个旅全天候行动,其训练任务由两部分组成: 对抗演练和火力演练。对抗演练使用对眼睛无伤害的激光系统模仿武器功能。火力(射击)训练使用全旅作战的实际武器和弹药,关注从小单位到大部队各级水平。观察员和自动监测仪器系统为所有训练提供反馈,提高旅营的感知能力。
    第25 到第35 天——恢复和调整部署。各旅从训练场回来,进行恢复和设备维护操作,然后调遣回原驻地。
    NTC 的地形也经常出现在美军条令和条例中,由于我们不了解NTC地形,这方面容易被忽视,2004 年美国陆军部出版的TC25-1“Training Land”就对部队训练范围进行了规定,这也是对多年NTC 训练经验的总结。美军经验汲取中心(CALL)的出版物CALL-01-19“Combined Arms Obstacle Breaching TTPs”更是以NTC 为例,说明地形分析的重要性。最精彩的NTC 文集当属2000 年由利文沃斯参谋指挥学院出版的《66 个战斗指挥故事》(66 stories of battle command),从连级指挥到旅级战斗,在NTC对抗训练中所遇到的各种难题由指挥官们亲自讲出来,虽然只是模拟战斗,但却能感受到实战般的紧张和危险。限于篇幅,我们选出一个例子。
    Kostich 上校讲述了一个在NTC 演习的故事,上校在演习中充当防守方,他在中央走廊东端依托地势,构筑防守工事,主防御力量由一个轻型连和一个坦克连构成一个减少营,布置在北侧,重装甲部队布置在南侧,预备队的一个连布置在南端的西伯利亚山脊,既可以向南防守从南边攻来的敌军也可以支援中央守军,Kostich 上校把补给放在了北端阿尔法山口,该区地势易守难攻。具体防御布置图参见图22。
    从该布置图来看,防守没有任何问题,敌人很难从防守严密的中央突破,如果敌人从南方突破,预备队会迟滞敌军,部分中央防守部队可迅速调往南区阻击敌人。
    问题出在了Kostich 上校和他的TOC(战术行动中心)联系上,TOC负责侦察、情报以及和各级部队的联系工作。TOC 发现了敌军的南进,但上校并没有完全了解事态的严重性。防守连由于太疲乏而入睡,虽然打开了哨兵雷达防止来自空中和地面的渗透。但敌人还是在距坦克连600 米远的地区降落,一举歼灭了预备队。到了早晨,Kostich 上校才发现他的预备队被报销了。现在的难题是敌人将从南方还是中央突破,该不该调兵向向南,这是一个两难问题,调兵向南,中央走廊防守很困难,不调兵,敌人可能会来个包抄。

图22  部队初始部署图

    Kostich 上校在和北方补给部队协调后,证实敌人不会向北推进,迅速从补给部队调集步兵重新建立预备队,配以反坦克导弹,并呼叫攻击直升机进行战斗协助,参见图23。
    Kostich 上校一直难于决定是否将中央守区的一个营调往南方,最终决定向南时,在时间上还是晚了30 分钟,敌军冲过了难于机动的西伯利亚地形,并在中央也进行了突破,战斗的结果并不是一面倒的,敌人也付出了很大代价,但Kostich 上校从实力计算上输掉了这场战斗。

图23  调整作战图

    六、NTC 内部的若干地理问题

    2006 年7 月,《人民日报》记者首访欧文堡:少校熟练驾车冲上陡峭的山头阵地,居高临下鸟瞰介绍几十平方公里的疆场----伊拉克小城、穆斯林基地、什叶派村庄、清真寺、蓝军驻地。美军特别强调训练环境与战场的一致性,受训部队从下飞机的那一刻,就身陷战场,疲劳之师几乎没有适应环境的时间。反方部队往往在美军立足未稳之时发起攻击,或利用他们不熟悉地形而将其诱入伏击圈。
    虽然该记者当过兵,不过有点言过其实,首先,演习毕竟和战争有区别,欧文堡不同于其他训练基地就在于它属于“大兵团”作战训练基地,美军在欧文堡受训的部队要花一周左右的时间进行设备系统测试和各种准备工作,NTC 的演习武器系统是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立方体公司提供的1,但记者对基地内部设施有明确的观察效果。

    目前在NTC 基地内建立了“仿真城市”,根据《Soldiers Magazine》2008 年2 月号文章,007 年10 月开始在NTC 内兴建MOUT 城,一期耗资1 千2 百万美元,建成含41 栋建筑的市区,包括“政府大楼”和“议会”,初期计划建232 栋建筑,最终四期工程完工后很可能接近500 栋建筑,适合于旅级规模的行动1。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MOUT 位于NTC 什么位置?GOOGLE 地图毕竟有滞后效应,但也许可以看看现在的NTC 内部还有什么小秘密。由于记者们未能提供有效的地理信息,我们从其他已有图片进行分析。下图为NTC 内仿伊拉克城市,从光线和背景看,该城市东部距山脉不远。

图24  NTC仿伊拉克城市

图25  NTC东南段卫星图(1公里)

    图中红圈所示,是欧文堡内的小建筑,有一条不长的跑道,也许可以起降飞机。跑道东端有疑似建筑,该位置符合城市东西两端都有山脉的特征。

图26  NTC东南段卫星图(200米)

图27  NTC东南段卫星图(50米)

    在欧文堡内部再也找不到有这么多建筑的地形了。在欧文堡中部走廊也有一个建筑群。

图28  NTC中央卫星图(500米)

图29  NTC中央卫星图(200米)

    这可能是一个野战工事群,用来进行小单位专门技术训练。在欧文堡北端还有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

图30  NTC北部卫星图(1公里)

图31  NTC北部卫星图(100米)

    这应该是一个补给区。

    七、结语

    2007 年4 月小布什访问欧文堡时谈到:“军队建设需要资金,没有资金,首先是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受到影响,最后正规部队也将受到影响,而华盛顿就应当确保军事训练所需的各种资源以确保这种训练能持续下去”。欧文堡耗资是个谜,但当我们了解了欧文堡的一些情况后就不再产生神秘感,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学习美军的经验。特别是不断训练、屡败屡战、夺取胜利的精神,精益求精的职业化追求,对于喜欢阅兵而不是演习,乃至把演习当作阅兵的中国人而言,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训练,更重要的是有好的体制、好的观念去推动新军事变革,我军才能成为一支保卫世界和平的不可忽视的力量。

参考文献:
[1] Adela Frame and James W. Lussier : 66 STORIES OF BATTLE COMMAND,U.S. Army Command and General Staff College Press,Fort Leavenworth, Kansas,2000
[2] ADA446544,Call: Winning in the Desert, Fort Leavenworth, Kansas,1990
[3] ADA328995,Crowley, James C Hallmark, Bryan W :Company Performance at the National Training Center: Battle Planning and Execution,Rand, 1997
[4] ADA307150,Goldsmith, Martin: Battalion Reconnaissance Operations at the National Training Center. Rand, 1996
[5] Barry D. Watts: US Combat Training, Operational Art and Strategic Competenc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