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给我留言

本网站主要为广大军事爱好者服务,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鹰击长空|铁甲洪流|碧海扬帆|长剑刺空|超级武器|各国军力|基础知识|神兵奇旅|军队建设|传奇将领|军史趣闻|我的见解
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沧浪客军事园->我的见解->中国重回世界第一大战略举隅
 

中国重回世界第一大战略举隅

 

作者:李毅(旅美社会学家)   首发于2008年中国防务新媒体论坛

 

    提要:本文从国际社会学的角度,初步探讨中国重回世界第一大战略的某些方面。今日世界,美国第一。秦汉以降两千多年,中国第一是常态。1830 年前后,欧洲总产值超过中国。 1865 年前后,英国总产值超过中国,成为世界第一。1900 年前后,美国总产值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一,保持至今。2005 年,中国总产值世界第四。2008 年,中国总产值可以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三。五年左右,中国总产值可以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此后二、三十年,中国总产值可能超过美国,重回世界第一,并长期保持第一。果如此,则几千年的整个人类社会历史就是基本上中国第一的历史,而1865 年之后这一百多年中国不是第一的历史,只不过是整个人类历史的一个小插曲,一个变态。何去何从,就看中国人今后几十年怎么干。在这个整个人类社会历史的又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中国人要自主创新,建立世界经济强国。要自力更生,建立世界军事强国。要敢打国际货币战争,建立世界金融强国。要建立政治强国,决不能出戈尔巴乔夫。要尽快改革现行户口制度,建立和谐社会。要高举中国大旗,建立世界文化强国。要虚心向发达国家学习。要准备在2020 年代解决台湾问题。物竞天择。谋事在人。人定胜天。

    关键词: 大战略 经济强国 军事强国 金融强国 政治强国 文化强国

一、人类社会和中国社会走到了一个转折点

   今日世界,美国第一,这并非人类社会的常态。秦汉以降两千多年,中国世界第一是人类社会的常态。中国生产总值约占世界三分之一,人口约占世界三分之一,一直是人类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人类科技教育的高峰、人类文明的灯塔。两、三百年的罗马帝国,一、两百年的蒙古帝国,都是昙花一现。直到1830 年前后,欧洲总产值才超过中国。直到1865 年前后,英国总产值才超过中国,之后英国做了三十几年世界第一。直到1900 年前后,美国总产值才超过英国,美国迄今做了一百年多一点世界第一。
    一八四零年之后,中国百年国耻。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1949 年之后,以朝鲜战争和两弹一星为标志,中国重新站立起来了。六十年来,中国顽强奋进,取得了辉煌的成就。2005 年,中国总产值成为世界第四。2008 年,中国总产值可以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再有五年左右时间,中国总产值可以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超过日本后,再有二、三十年时间,中国总产值可能超过美国,重回世界第一,之后有可能长期保持世界第一。如果中国总产值能够如期超过美国并长期保持第一,那么,后代人回过头来看,几千年整个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一个基本上中国第一的历史,1865 之后这一百多年,就只不过是几千年中国第一的整个人类社会历史的一个小小的插曲、一个变态。我们现在正站在整个人类社会历史的一个十字路口,一个转折点。人类社会能不能从变态转回常态,人类社会历史能不能成为基本上中国第一的历史,就看今后几十年中国人如何奋斗了。


2007年 GDP 人均GDP
(十亿美元) (美元)

世界 54,311 7,987
1、美国 13,844 45,845
2、日本 4,384 34,312
3、德国 3,322 40,405
4、中国 3,251 2,461
5、英国 2,773 45,575
6、法国 2,560 41,511
7、意大利 2,105 35,872
8、西班牙 1,439 32,067
9、加拿大 1,432 43,485
10、巴西 1,314 6,938
11、俄罗斯 1,290 9,075
12、印度 1,099 978
13、韩国 957 19,751
14、澳大利亚 909 43,312
15、墨西哥 893 8,479

资料来源:
http://www.nationmaster.com/encyclopedia/List-of-countries-by-GDP-(nominal)
http://www.nationmaster.com/encyclopedia/List-of-countries-by-GDP-%28nominal%29-per-capita

    今后二、三十年,中国有三条道路可以走。其一,出一个戈尔巴乔夫,从世界第二掉到世界第十八,土崩瓦解,万劫不复。或者,顺利在五年左右总值超过日本,并在二、三十年之内总值超过美国。即使总值超过美国,也有两种可能。其一,不能自主创新,变成一个大墨西哥,在经济、军事、政治、文化、教育各方面,成为发达国家的附庸,这就是现在经常讲的拉美化道路。其一,自主创新,社会经济协调发展,全面赶超,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对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使中国世界第一,成为人类社会的常态。何去何从?在这个人类历史的又一个转折点,中国人回顾过去、总结教训、展望未来、认清障碍、明确战略,至关重要。

二、全面自主创新 建立世界经济强国

    中国要真正重回世界第一,就必须是一个能够自主创新的世界经济强国。一九四九年新中国建立后,经过六十年艰苦卓绝的奋斗,中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站在了超日赶美的起跑线上。但也存在许多问题,如贫富差距、环境污染、社会保障不足,等等。但今日中国和美、日、欧相比最落后的地方,就是不能自主创新。今日中国每个对外开放产业前5 名都由外资公司控制。今日中国28 个主要产业中,外资已控制了21 个产业。在国内超市看到的情况,实数触目惊心:外国品牌不仅仅是垄断了中国的飞机和汽车,而且垄断了中国许多日用品,甚至包括肥皂、洗衣粉和擦脸油。市场换技术,完全失败了。再这样发展下去,中国有可能成为发达国家的经济殖民地。欧美日处在我们这个发展阶段的时候,不管人民生活多么坏,不管社会多么不公正,不管环境污染多么严重,都能坚持做到自主创新。
    外国人有的,中国人要有,外国人没有的,中国人也要有。中国一定要有自己的装备制造业,要有自己的计算机硬件、软件,要自己建北斗系统,自己造大飞机,自己造航空母舰,自己造汽车,自己造药品,自己造手机,自己造子弹列车,自己造核电站,自己造海上钻井平台,自己搞环保技术。要有100 个世界500 强企业,要有20 个世界100 强大学。要有先进的国防工业,要有自己的太空武器体系,要自己造第五代战机,要自己造先进潜艇,要自己造中国的太平洋舰队、印度洋舰队、大西洋舰队,要自己造航天飞机。做不到这些,就不能在实质上赶上美国,对人类就没有大的贡献。所有这些,都要靠自主创新。
    搞不成自主创新,从长远讲,经济、军事、政治、外交、文化、教育,都将受制于人。搞不成自主创新,经济就不能转型,就会继续作世界加工厂,不仅中国品牌不能进入世界市场,中国市场还会为更多的外国品牌所占领,水污染更严重,更缺水,更缺土地,更缺电,空气更坏,蓝领更多,白领相对就更少,贫富差距更大。
    不成自主创新,不仅国内市场拱手相送,变成殖民地经济,人才也跑光,变成殖民地教育。1949 年建国时,美国有6000 多中国留学生,多数人与国民党有关系,与共产党无关。建国后不久,4000 多人回祖国服务,多数成为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现在,十个留美博士,九个不回国。多年来,在美国,身边环绕的大多是中国名校毕业生。北大、清华、中科大,整班多数出国者,屡见不鲜。原因有多种,但国内在大部分行业和领域都没有全力以赴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在大部分行业和领域都安于落后、安于作世界加工厂,是最主要的原因。任务带学科,这是两弹一星留给我们的重要经验。全力以赴在所有领域和行业自主创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所有领域和所有行业都会人才辈出,科学和教育自然就会有大的发展。不搞自主创新,就出不了大批人才,特别是出不了大批高精尖人才;名校拔尖的学生,都会努力往美国跑,多数不回来。
    中国现在有足够的钱、足够的人才全面自主创新,完全可以为所当为。今后能不能搞成自主创新,不在于资金不足,也不在于人才不足。从1949年到九十年代初期,由于资金缺乏、人才缺乏,中国在自主创新方面,一直不得不有所为、有所不为。现在完全不同了。银行存款余额四十多万亿人民币,国内生产总值二十五万多亿人民币,政府财政收入五万多亿人民币,外汇储备一万七千多亿美元。外汇多的成了灾,拿在手上就贬值;想花外汇买来个自主创新,根本不可能。中国虽然大专以上文化人口还不到总人口的6%,现在研究生、本科生、大专生的就业都成了问题。本来,在我们这个发展阶段,在所有行业和领域都需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百业待兴,钱根本就不够用,需要借钱,人才根本就不够用,需要引进人才,怎么会钱和人才都多的成了灾?就是因为不搞全面自主创新。
   如果搞不成自主创新,不在于没有钱、没有人,就在于没有一口气。两弹一星、核潜艇、洲际导弹、成昆铁路,都是在很困难的形势下搞出来的。造大飞机,二十年前中国自己停了。计算机软件、硬件,当年中国自己停了。京沪子弹列车,是中国自己不造。一汽、二汽、上汽的轿车,都是自己丢了中国品牌,合资作了别人的加工厂。奇瑞能做的事,一汽、二汽、上汽谁不能做?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要有中国自己的品牌,都要用中国品牌争夺中国市场并在世界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市场占有率只有百分之百,连百分之一百零一都不可能有。你多百分之一,别人就少百分之一。世界500 强企业,中国多一个,外国就少一个。世界100 强大学,中国多一个,别人就少一个。这里不可能有双赢、多赢。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别的出路,只能亮剑。世界经济强国,都是这么拚出来的。敢拼才有可能赢,不拚根本没出路。
    如果一切向钱看,自主创新不容易搞,因为自主创新的企业、行业、地区、领域、学科并不见得多赚钱,这是我最近这一、两年研究的初步结果。现在,就轿车而言,奇瑞并不比一汽、二汽、上汽多赚钱。自主创新,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但搞自主创新的企业、行业、地区、领域、学科,在短期、中期并不见得能赚钱。说不定要赔钱,说不定要赔大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要有巨大的牺牲。要在法律、制度、政策等所有方面,鼓励非国有部门自主创新。但在中国现行体制下,更要依靠国有部门自主创新,更要依靠政府牵头组织自主创新。搞自主创新,争夺中国市场、打入世界市场,不能算短期的经济账。几十年来,日本汽车,在美国一直比在日本卖得便宜。十年来,我亲眼看着,韩国汽车赔本赚吆喝,生生打进了美国市场。在自主创新方面,要坚决反对一切向钱看,要一切向中国品牌看,要一切向市场份额看。为了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即使暂时赔钱,也要创中国品牌,也要争夺中国市场,也要打入国际市场。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产品,如果中短期内非赔不可,国家要垫钱。当然,中短期可以垫钱,但不能长期垫钱,就长远讲,最终至少要不赔钱。
   要支持民族工商业。政府要带头。比如汽车,国有集团购买力,必须买国产汽车。要给定一个不长的时限,限令几大国有汽车集团出齐国有品牌。党政军警国安公检法工青妇,所有国有企事业单位,所有国有集团购买力,都必须买国产汽车。不是买合资车,是买真正的中国品牌车。如果中国的高级军官都坐美日欧汽车,那还为谁而战?周总理的手表都是国产的,要恢复这个传统。各级领导干部,座车、服装、手表、日用品,都必须是中国品牌。要把这个作为考核、任用、提拔干部的硬指标。在美国,坐外国车,就不要选了。韩国官员如果坐日本车,韩国汽车工业哪有今天?这首先是有没有一口气的问题。如果中国政府的集团购买力都不带头支持中国民族工商业,那中国品牌还有什么希望?
    搞不成自主创新,从长远讲,政治上也不能长期稳定。大陆现在这个政治体制,有利于统一祖国、抵抗列强入侵;有利于应付洪水、地震、非典这一类的大型突发事件;在目前这个发展阶段,特别有利于自主创新、全面赶超。 全面自主创新,全面赶超,就是要和世界500 强企业拼杀,就是要和世界军火巨头拼杀,就是要和世界100 强大学拼杀,就是要和好莱坞拼杀,就是要和CNN、纽约时报、欧洲金融时报拼杀。就像长期的革命战争年代能杀出40 多岁的元帅、30 多岁的兵团司令、20 多岁的军长、师长、杀出一代英雄豪杰一样,全面自主创新、在所有领域全面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必然使出类拔萃的各级各类领导干部不断涌现。战争年代,因为基层干部本人认为自己能力不足而拒绝被提拔,提拔基层干部经常需要上级作动员。全面自主创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之仗,不是那么好打的,不要说跑官、要官,没本事的人,你要他干他都不敢干。大陆目前这种体制,不打仗,没有突发事件,如果不搞自主创新,不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对内对外均无激烈竞争,久而久之,明白人、能人就上不来,庸人就下不去,坏人就会越来越多。只有全面自主创新、全面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才能保证执政党人才辈出。从长远讲,中国共产党有没有执政能力,主要看中国共产党能不能领导中华民族全面自主创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全面自主创新能产生巨大的民族凝聚力。现在,个人之间、单位之间、企业之间、地区之间、行业之间,为了钱,为了权,为了利,交相争夺,有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竞争在某些时间和空间是必要的,但中华民族团结起来自主创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同等重要。为了国家和民族的自主创新,为了中国品牌能够争夺中国市场、走向世界市场,为了中国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必然要求全国一盘棋,必然要求个人、单位、企业、地区、行业之间,抛弃恩怨,同心协力,明白大家都是中国人,是有共同利益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不搞全面自主创新、全面赶超,就没有这种凝聚力,就容易窝里斗,就容易成一盘散沙。
    中华民族要有浩然正气。现在,有钱人、有权的人、名人,广受推崇,这是正常的,但不全面、不协调。更受推崇的,应该是中华民族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自主创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奋斗者和领导者。提拔什么人,使用什么人,推崇什么人,表彰什么人,宣传什么人,是全民族的指挥棒。一定要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提拔、使用、推崇、表彰、宣传自主创新、努力赶超世界第一的奋斗者和领导者。可以不给钱,可以不给官,但一定要推崇,一定要宣传,因为他(她)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只有这样, 社会风气、民心士气才能端正到自主创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上来。
    能不能搞成自主创新,在于对自主创新重视到什么程度。贫富差距、社会保障、环境污染、教育卫生、腐败、台独、疆独、藏独,等等,都是问题。但是,所有这些问题加起来,也没有自主创新重要。自主创新是纲,其它事情是目,纲举目张。对自主创新的重视程度,必须超过对所有这些问题加起来的重视程度。不如此,就搞不成自主创新。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中,似应有一个适当的比例,专门搞自主创新,不如此就无法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各级政府、各级领导,必须督促各行各业:你这个产品、你这个行业、你这个领域、你这个学科,世界第一在哪里?世界先进水平在哪里?你有多大差距?你准备怎么赶超?你需要多长时间?你需要政府和社会为你做什么?
    大千世界,矛盾重重。对中国来讲,主要矛盾是能不能超日赶美,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能不能自主创新。中国现在有足够的钱全面自主创新,中国现在有足够的人才全面自主创新。只要中华民族有一口气,敢于亮剑,有全面支持自主创新的路线、方针、政策、法律、法规、舆论、风气,一定能够全面自主创新、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全面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一个能够全面自主创新的中国,才能真正重回世界第一。

三、自力更生 建立世界军事强国

    没有一支中国的军队,便没有中国的一切。没有一支强大的中国军队,便没有一个强大的中国。枪杆子里面出主权。枪杆子里面出强国。中国国防实力和中国经济实力一样,是中国综合国力的两个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中国要当真正的世界第一,就必须是一个世界军事强国。建立世界军事强国,比建立世界经济强国还要难得多。建立世界经济强国,可以市场和政府两条腿走路,可以利用国际市场。对后发国家来说,建立世界军事强国,主要靠政府,主要靠自力更生。就中国而言,现在还面临着美、日、欧联手武器禁运,且目前还没有看到解禁的可能。
    外国人,特别是美国人和日本人,老是问,你中国在军事上究竟想干什么?你中国在军事上为什么不透明?这个不能完全怪外国人,中国人自己也没有把话说清楚。中国人自己也还在讨论。2007 年,北京高校有两个教授,一人写了一篇文章,在全世界中文网站广泛流传,针锋相对,一个说中国为了海权必须要有航空母舰,一个说航母是过时的活棺材,不要为好。这里从更宽广的角度,也讨论一下中国的国防军事建设大战略。要什么?不要什么?要花多少钱?造多少?什么是永远不称霸?
    第一,要什么和不要什么?美国过去有过、现在要淘汰的东西,中国根据自己的需要可以考虑不要。但是,美国现在有的和正在为将来造的东西,中国都要有。美国有八个航母舰队,而且还要增加,可见有用,因此中国一定要有。如果没有用,美国为什么还要增加?只要美国有的,中国就一定要有,一定要自己造。现在能造的,现在就造。现在不会造的,也要投入人力、物力、财力,加紧研制,争取早日造出来。
    第二,要花多少钱?和平年代穷兵黩武,必然损害经济建设。因此,中国花钱要和美国成比例。美国总产值2007 是中国的4.25 倍。中国总产值现在是美国五分之一多。美国在军事上花多少钱,中国现在就花大体五分之一。等中国总产值达到美国一半了,美国在军事上花多少钱,中国就花一半。在和平年代,按照这个比例花钱,按照这个比例逐步提高国防军事费用。
    第三,造多少?也和美国保持比例。美国有八个航母舰队,中国现在总产值是美国五分之一,先造两个用者。等中国达到美国总产值一半,就造四个。现在造不了航母怎么办?那就一边加紧研制航母,一边多造可以打航母的潜艇。其他东西依此类推。比如,第五代战机造不出来,就一边加紧研制第五代飞机,一边多造能打第五代战机的导弹。比如,好卫星造不出来,就一边加紧研制好卫星,一边多造能打卫星的便宜武器。陆基和海基的洲际导弹,也要按这个比例搞,现在和美国比太少了,根本不成比例,更不用说美国的全球导弹防御体系和战区导弹防御体系进展迅速。
    第四,什么是永远不称霸?永远不称霸,就是中国总产值赶上和超过美国之后,国防军事费用和美国持平,永远不超过世界军费第二名。你家现在有100 块钱,有十条枪,我家现在有20 块钱,有两条枪,我对你没有威胁,是你对我有威胁。将来等我家也有了100 块钱,或者100 多块钱,我也只要十条枪,绝不比你多。美国人、日本人老是追着问中国人军事上要干什么。把这四点都说明了,就透明了,就清楚了,美国人和日本人就都安生了。
    当今中国和经济建设最不相称的,就是中国的国防军事建设。八十年代,中国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运10 飞机下马,远程轰炸机、对地强击机、空中优势战斗机、大型军用运输机、武装专用直升机、地空远程、中程、近程导弹下马,093 潜艇、094 潜艇、092G 大型导弹SLV 驱逐舰、中国早期航母下马,多弹头形式的DF6A、固体发射的DF7A、DF12空射火箭、直-7、直-8 下马,歼8II 拖延,歼9 只留样机,歼10 搁浅,多项核潜艇搁浅,只留下了民用火箭。十年未造一艘核潜艇。这样做,一方面,节省了大量的经费,有利于经济建设,有助于今日中国总产值超日赶美。但另一方面,中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小了,国际敌对势力和搞台独的人胆大了。
    中国国防军事建设的长远大目标,应该是准备对应强敌信息化条件下的全面战争。打赢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是个阶段性的目标,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了。就国防军事建设的长远战略大目标来讲,无论遥远的太空,无论深邃的大海,无论地球上任何角落,中华民族利益所在,中国国家利益所在,中国军事力量都要有所准备。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就长远讲,准备对应强敌信息化条件下的全面战争,才能保证中国在和平环境中重回世界第一并长期保持世界第一。
    要成为世界军事强国,中国一定要有强大的航天军事力量,要有能和GPS 相媲美的北斗系统,要有庞大的卫星体系,要有全方位攻击卫星的能力,最终一定要有航天飞机。中国一定要有相应的核打击力量,常规和非常规的短程、中程、长程、洲际导弹(陆基、海基),大型、中型、小型弹头,都要对照美国的数量按比例发展。中国一定要有强大的电磁、激光作战能力。中国一定要有强大的空军,要有日常巡航世界的战略空军,要有全球、全天候作战的常规空军。中国一定要有强大的海军,一定要有中国自己建造的太平洋舰队、印度洋舰队、大西洋舰队。对C4IRSK1为代表的新军事变革,要跨越性全面追赶。在适当时候撤销国内大军区,比照美国的世界各大军区,建立相应的中国军区。
    建立世界军事强国,二十年做不到,争取三十年做到。三十年做不到,争取五十年做到。在战略大目标上面,决不能自我矮化。在长远战略大目标上面,决不能有所为、有所不为,一定要有雄心壮志,一定要为所当为。和世界经济强国一样,世界军事强国是拚出来的,不是等出来的。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取法其下,不知其所也。在这方面,很多东西,都至少需要提前二、三十年动手,一延迟成百年恨。大飞机就是个明显的例子。知难行易。

四、敢打国际货币战争 建立世界金融强国

    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战略大目标究竟是什么?就是要把中国建设成为世界金融强国,就是要把人民币建设成为和美元、欧元、日元相鼎立的世界大货币,就是要争夺世界印钞机的印钞权。中国总产值正在超日赶美,因为人均产值还很低、中国经济今后长期增长没有问题,中国现在有一万七千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有四十多万亿人民币的储蓄余额,有五万多亿人民币的政府财政收入,外贸有顺差, 周边国家和地区加速使用人民币。中国建立世界金融强国,的确到了起步的时候了。
    最近几年,建立世界金融强国、把人民币建立成为世界大货币的大战略,没有向前大步推进。原因是遇到了一些枝节问题的干扰。这些枝节问题,都很棘手。比如热钱问题,比如人民币升值问题,比如沿海劳动密集型出口加工工业问题,比如外汇储备迅速升高的问题,比如拿着外汇储备买不到外国企业的问题,比如贸易顺差迅速扩大的问题,比如国内银行贷款质量、服务质量的问题,等等。就事论事,都很棘手,但无论多么困难,都不应迟滞建立金融强国大战略的实施。我不懂金融,这里只是从经济社会学的角度,说几句外行话,供内行参考。
    不管有没有热钱,不管热钱是多还是少,都不应该影响人民币变成世界大货币的进程。搞自主创新要花钱,搞城乡基本建设要花钱,搞国防建设要花钱,普及高中要花许多钱,就是建乡镇卫生院也要花很多钱。现在这一点热钱,上面这些事情,干哪一件都不够用。海外热钱如果不听话、不自觉,非要往中国冲,就花掉它。花掉以后怎么还?有很多办法还,比如,国内的油、气、煤、水、电、土地的价格向国际价格靠拢一点,或者经济过热的时候观望一下,或者多印一点人民币,只要国内有一点通货膨胀,这点债务就变小了。逼急了人民币还可以贬值,美国现在就是这么干的。更简单的办法,是引导热钱进入中国的股市和房市,涨了大家都高兴,股市和房市一跌,也就没有热钱问题了,美国现在就是这么干的。中国现在阻挡海外热钱进入股市和房市的做法,匪夷所思。问题不在于有多少热钱,而在于能不能把这些外币热钱变成人民币,能不能把这些人民币投入
中国的股市和房市,投入城乡基本建设,变成中国的机场、港口、公路、铁路、水库、高中、乡镇卫生院。只要能变成人民币搞城乡基本建设,海外热钱多就不是坏事,而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越多越好。
    中国现在有四十多万亿人民币储蓄余额,二十五多万亿人民币的总产值,五万多亿人民币的财政收入,一万七千万亿美元外汇底存,这么大的块头,还不敢升贬人民币?还不敢自由兑换人民币?人民币升贬问题,更不应该成为把人民币建成世界大货币的障碍。人民币要升值还是要贬值;如果要升值,应该升多少,应该升多快;是一步到位,还是缓步慢走;是一路慢升,还是有升有降,降一点,升两点。所有这些,固然有市场的基本作用,但主要是政府的主导作用。这里面,没有那种方法是绝对正确的,为了实现建立金融强国大战略,那种方法都可以用,没有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如果决定自由兑换三年到位,就可以实现三年到位,如果决定五年到位,就可以实现五年到位。当降则降,当升则升,声东击西,欲擒故纵,欲升还降,欲降还升,大升小降,大降小升,可快可慢,操之在我,运用之妙,存乎于心。国际货币战争,是大战役,同样要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迂回包抄,要敢升敢降,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不在乎升到了几块几毛几,降到了几块几毛几,要敢于在运动中歼敌,要有勇气吃掉敢来炒卖、阻击人民币的海外投机资本,要有勇气歼灭一切来犯之敌,来多少、吃多少。人民币的可自由兑换,是建立世界金融强国、把人民币建成世界大货币的起点,屯兵于坚城之下,久攻不克,劳师误国。人民币的可兑换,是不是一定要同人民币升到哪一点挂钩呢?是不是可以把两者脱钩呢?为什么老是怕别人来炒我们呢?拿着一亿七千万美元的外汇底存,拿着几千亿美元的美国国库券,只要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别人就不怕我们去炒他们吗?今天世界上,究竟谁怕谁?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在建立金融大国、向全球推广人民币的过程中,不可能所有个人、单位、企业、地区、行业在所有时候都得利。应该努力把损失降到最小,但不可能没有损失、没有牺牲。中国的油、气、电、水、煤、土地的价格,都远远低于国际价格,再加上便宜的劳动力,使中国成了世界加工厂。利益是明显的,中国总产值大了。害处也是明显的。中国出口一块钱美金,有时只赚到几分钱加工费。研发、销售两头在外,使中国老是处于世界产业链的低端,在科技上和发达国家的差距拉大了,还丢了很大一块国内市场。多雇了一些农民工,却造成中国博士、硕士、学士失业。更不用说,在资源、环境、劳工利益方面的损失。沿海有些中小型低科技劳动密集型出口加工企业,利润微薄,人民币一升值,就很难维持。对这类企业,当然应该尽力帮助。但如果实在无法维持,也只能顺其自然。这类企业的难以维持和消失,一方面,强迫中国资方为了生存自主创新、自创品牌,从低科技劳动密集型向高科技资本密集型过渡,另一方面,同时,为中国自主创新节省和提供了更多的油、气、电、水、煤、土地、资金、劳动力。目前中国城市社会保障制度日益坚挺,农村实际生活水平稳中有升,外贸顺差过大外汇底存过多,在这种形势下,沿海一些中小型低科技劳动密集型出口加工企业退出市场,不仅是中国社会经济完全可以承受的,而且是有利有弊、就长远来讲利大于弊的。实在看不出,这件事情,对人民币自由兑换有什么阻碍作用。
    外汇储备迅速增加,大到一万七千亿美金,不是好事,但绝不是坏事。如果把钱用坏了,用丢了,那就是坏事了。现在成立一个部级单位,专门来花这笔钱。想用这笔钱买个自主创新,完全不现实。几年前美国人自己就反复就讨论过了,有一篇文章讲得很好,说中国要想变成发达国家很容易,只要买下英特尔和沃尔马就可以了。但无论中国出多少钱,美国都不会卖给中国英特尔和沃尔马,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不仅英特尔和沃尔马,一切有关高科技的、有关国计民生的重大企业,谁都不会卖给中国,不管中国出多少钱。买美国国库券,现在也吃到苦头了,美元一贬值,中国几十亿、几百亿的美元就打水漂了,为了美国的利益,美国什么时候想贬美元,就什么时候贬,是不会和中国商量的。投资美国房市、股市,现在也吃到苦头了,套进去,套牢了,还是轻的,美企一旦破产了,中国几百亿、几千亿美元就会血本无归。用来在国际上搞石油、木材、天然气、铁矿、战略物资,是大好事,但用不了这么多钱。最好的办法,还是把大部分外汇储备花掉,用来搞自主创新,用来搞城乡基本建设、包括大规模现代大城市化,用来搞国防建设,用来普及高中,用来建乡镇卫生院,等等。自己家里有这么多事急等钱用,有钱不用,非要借给别人,借给别人拿不到利息还赔钱,怎么讲道理都不通。外汇底存这么多,正是自由兑换人民币的好时机。外汇底存多的时候不搞,难道要等外汇底存少的时候自由兑换人民币吗?
    外贸顺差大,本来是好事情。只是,顺差拿到手上不花,外汇越积越多,拿在手上不断贬值,好事就变成了坏事。只要敢把顺差花掉,花到对国计民生有用的事情上,外贸顺差就不是坏事,就是好事,越多越好。外贸顺差这么多,正是自由兑换人民币的好时机。外贸顺差大的时候不搞,难道要等外贸顺差少的时候自由兑换人民币吗?
    国内银行贷款质量和服务质量的改革,似乎更为重要。该贷的款是不是贷不到?不该贷的款是不是贷多了?银行贷款质量出问题,就是致命问题,不知道现在这个问题究竟有多严重。一年来,我在国内三个银行各开了一个账户,也使用了银行卡,虽然服务态度、服务质量都不错,但和美国银行的服务比起来,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信用卡、个人支票的使用很有限度。主要问题在于方便程度,在国内给对方付款、在银行之间转款、在地区之间转款,不是很方便;从海外转款,特别不方便。如果人民币自由兑换之后,如果人民币成为和美元、欧元、日元并驾的国际大货币之后,贷款质量问题依然如故,那后果就很难预料了。贷款质量和服务质量不解决,一旦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就有外国银行占领中国金融市场的可能。要说有什么事情阻碍中国建立世界金融强国,阻碍人民币成为世界大货币,我看就是国内银行的贷款质量和服务质量。这完全是操之在我的问题,本
来,有共产党的领导,这是一个最好解决的问题。
    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不是世界货币,在很大程度上直接降低了中国的综合国力。人民币现在汇率币值不得不比实际价值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不是世界货币,这直接降低了中国在世界上的相对生产总值,直接降低了中国的国际地位。美国的世界霸权,是经济霸权、军事霸权、美元霸权的三位一体。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国在经济上、军事上都是世界的一极。现在,建立在中国经济实力、军事实力之上,人民币在世界上地位坚挺、前景上扬,中国建立世界金融强国的条件业已成熟。要在全世界自由兑换人民币,要把人民币建成和美元、欧元、日元并驾齐驱的世界大货币,要不禁止周边国家和地区使用人民币,要在全世界推介人民币,要鼓励中外双边贸易和国际贸易用人民币结算,要鼓励外国像用美元、欧元、日元一样用人民币做外汇底存,要鼓励美、日、欧国家和股民持有中国国库券和人民币债券、股票。现在做这些事情,不是搞早了,而是已经搞迟了。只要这样做,中国的经济力量、军事力量就直接变成了中国的金融力量,中国社会经济就不会再任由美元升贬摆布,中国就部分拿到的国际印钞机的印钞权,中国就可以向全世界发行国库券和人民币股票、债券,中国社会经济自然就更紧密更直接地影响世界经济、世界金融,中国就可以用人民币的升贬影响世界。上面提到的那些枝节问题,多数都会自然消亡。作为金融强国,中国的金融力量和经济力量、军事力量相结合,中国的综合国力就会上一个大的台阶。自由兑换人民币,进而建立世界金融强国,不宜再拖。

五、建立世界政治强国 决不能出戈尔巴乔夫

    小平同志一九八七年关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三点总结,历史证明是完全正确的。第一,普选是件好事情,中国迟早要搞。第二,现在不能搞,因为社会经济条件不成熟,会把中国搞乱。第三,大约五十年之后(从1987年算起),等社会经济发展了,条件成熟了,就可以搞。一年来,我面对面接触了国内一些知识分子和学生,相当一部分人希望早日普选,看好美国的三权分立模式,这里有不少误解。
    普选绝不是灵丹妙药。纵观世界经济发展史,普选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没有促进过经济发展。纵观世界政治发展史,普选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没有解决过腐败问题,使政府和社会更廉洁。普选从来不保证能选出有才干的人,更不用说选出雄才大略的领导人。只要有普选,权利和金钱的交易和结合,就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公开的。目前中国搞村级直选,权钱互动就已十分普遍。将来在中国搞普选,不会促进中国经济发展,不会使中国政府不腐败,不能保证选出有才能的领导人。全世界搞普选的国家和地区,现在有百十个,搞得好的不多,搞得坏的不少。一般说来,在发达国家搞普选,好一些。在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搞普选,十个国家搞,九个国家搞坏。普选的优点,是保证政权的合法性和连续性,保证政权的平稳过渡,避免内战,避免统治集团内讧,不论选出的领导人有多笨。正是因为这个优点,为了长治久安,中国迟早要搞普选。
    即使将来在中国搞普选,也有巨大的危险性。一个是出戈尔巴乔夫的危险性,一个是印度化的危险性,一个是拉美化的危险性。戈尔巴乔夫乱党、乱军、乱国,自毁长城,自我矮化,自我否定,自我瓦解,自我投降,使苏联分崩离析,社会经济崩溃,裂土分疆。生产总值从世界第二掉到了世界第十八,经济损失超过苏联二战期间经济损失好几倍,比中国大跃进和文革经济损失加起来还要大好多倍。十年期间,俄国男子平均寿命下降了十几岁。曾经攻克柏林的俄国军队,1994 年在车臣首府遭叛军设伏围攻,伤亡上万人。2000 年,我在莫斯科亲眼看到了俄国社会政治经济崩溃后的浩劫,我能理解,为什么现在俄国人民这样热爱普京。当时俄国整个国家、民族、社会在精神上崩溃了,什么是对国家民族有利的、什么是对国家民族有害的,一片恍惚,一片茫然,全社会处于脑残状态。天不灭俄国,出了一个普京,挽狂澜于已倒,扶大厦于已倾,覆巢之下,保得完卵。八年时间,从世界第十八,回升到世界第十一,收复车臣。现在普京向俄国人民保证,再有八年时间,俄国能回到世界第六。普京不仅在物质上挽救了俄国,更在精神上挽救了俄国。不久前,普京代表俄国政府正式宣布,苏联七十年历史上,贡献最大的领导人就是斯大林;这也是目前俄国各种民调的一致结果。
    没有内战,没有外战,没有内忧,没有外患,连个突发事件都没有,世界两霸之一,顷刻之间,土崩瓦解,几近覆灭,这种事情,五百年里,世界历史上没有见过。有学者认为,原因是苏联社会政治经济制度不好,责任不在戈尔巴乔夫,我反对。北朝鲜、越南、古巴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不能说比苏联更好。北朝鲜、越南、古巴2008 年一个都没有解体,为什么苏联一定要在1991 年解体?更不用说,尼泊尔共产党打着毛泽东的旗帜2008 年打出一个红色政权来。苏联在最后一刻民族问题处理坏了,因而解体。但如果不是戈尔巴乔夫倒行逆施,民族问题再怎么严重,也发展不到把苏联搞解体的程度。为了在苏联搞一个什么普世的、尊重人权的、美好的、道德的、真善美的、真正的民主普选,一个从来就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居然把世界两霸之一给葬送了。如果不亲眼看见,谁敢相信?2000年我在莫斯科就反复想,中国如果出个戈尔巴乔夫,后果不堪设想。苏联是两霸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社会政治崩溃了,经济跌到谷底时,人均还有两、三千美金。中国是个第三世界穷国,人均不到1000 美金(2000年),如果出个戈尔巴乔夫,社会政治经济崩溃,裂土分疆,不仅1840 年之后中华民族复兴大业成为幻想,很可能搞到尸积成山、血流成河的境地。决不能出戈尔巴乔夫,决不能搞戈尔巴乔夫式的民主化,决不能搞戈尔巴乔夫式的普选。
    将来在中国搞普选,印度化的危险性也很大。在国际社会学、发展社会学领域,中印比较研究是一个显学,成果卓著。六十年前,社会经济发展的各项指标,印度几乎全面领先中国,今天,中国几乎全面领先印度。为什么?美国学者、印度学者必须这个问题。基本一致的答案是,虽然印度在发展条件和发展环境的各个方面都优于中国,中国的政治体制比印度好得多。较之印度政治体制,中国政治体制更加能够统一国家、团结人民、集中力量搞建设。和中国政治体制相比,印度的民主政治难以统一国家,难以团结人民,尤其不利于集中力量搞经济建设。2006 年,一本专门研究印度政治体制如何阻碍印度经济发展的书在美国社会学界获大奖。
    北京奥运开幕式结束后,英文世界有很多评论文章,有几篇广为传播,其中一篇是一个印度名人发在一个印度大报上的文章。这篇文章在盛赞中国是包括印度在内的第三世界的榜样之后,痛批印度的民主制度:

    可行的民主制度不只是基于选举,它要求一个均衡运转的公民社会,和一个基于妥协和尊重法律的自信的政府机构。
    一些事情涌上我的心头:为什么我们印度人总是选出干不了事儿的政府?为什么我们不能容忍对公民自由的限制,却能忍耐腐败、仇恨、恐怖主义、分离主义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为什么印度民主在民族团结方面完全失败?尽管印度的民族构成比中国略为复杂,为什么我们比中国在处理少数民族问题上出了大得多的问题?为什么攻击印度国会的恐怖分子被赦免了?我们怎么能容忍国会议员拿了现钞就抛弃自己的政党?为什么年复一年,在那些无辜的女人、男人、儿童被炸弹炸死后,我们才有个所谓的“高度安全戒备”?为什么我们的肚子里能装下这么多的腐败法官和这么腐败的司法制度?
    简而言之,除非我们有守法的、负责的、有纪律的公民在和谐中团结起来,除非我们有胜任的、不腐败的司法和行政官员,我们就没有民主。我们恐怕是世界上最大的、不发达的、不成熟的、幼稚的、不守规矩的民主。

    有关拉美化的问题,近年来国内研究很多,这里就不赘述了。总之,中国将来搞普选,如果搞出个戈尔巴乔夫,或者搞成印度化,或者搞成拉美化,那就是国家民族的大灾难,那还不如不搞。对上述看法,一些朋友很难接受,说中国不会搞苏联式、印度式、拉美式的民主,中国可以搞美式民主。限于篇幅,这个问题无法展开。同样是普选,基于非常特殊的地理环境、
人口状况、历史条件,美式民主非常特殊。且不说今天的美国政治,和七十年代比很不同,和三十年代比大不同。日本、德国、英国、法国的普选模式,和美国都有很大的不同, 谁都不敢照搬美国模式。连加拿大和墨西哥也不敢照搬美国的模式。
    亚洲、特别是东亚更为特殊。东亚(儒家)文化圈很难搞美式民主,限于篇幅,这个问题也无法展开。美日政治制度在现实中差别巨大,日本宪法是几个美国下级军官花几天时间仿照美国宪法制定的,但实行起来,却是自民党一党执政了近六十年,且日本一党执政的局面目前没有看到改变的可能。新加坡至今没有一个成型的反对党。南朝鲜政治还没有成形,还在混乱中过渡。照搬美国的是菲律宾,完全搞坏了,把菲律宾的社会经济搞得倒退了好多年。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即使将来搞普选,也肯定不能照搬美国模式,必须基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一定要搞继承中国五千年历史文化传统的、为中国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服务的普选制度。
    罗斯托(W. W Rostow)1959 年出版的《经济增长的阶段》(The Stagesof Economic Growth)提出经济增长有五个阶段:1)传统社会,2)起飞前,3)起飞,4)走向成熟,5)大众消费阶段。按照这个五阶段论,中国社会正处在“起飞阶段”的中期。奥甘斯基(Organski, A.F.K)1965 年出版的《政治发展的阶段》(The Stages of Political Development)提出政治发展有四个阶段:1)初步统一,2)工业化,3)社会福利,4)富裕社会。按照这个四阶段论,中国社会正处在 “初步统一阶段”的末期和 “工业化阶段”的中期。我认为,政治发展阶段与经济发展阶段直接相关。确定中国实现普选的合适时机,必须同时兼顾经济发展阶段和政治发展阶段。最佳时机,或许是在经济 “起飞阶段”已经完成,和政治发展的“统一阶段”和 “工业化阶段”也已完成的时候。对在中国实现普选的最佳时机必须深思熟虑,决不可操之过急,这样对中国好,对世界也好。
    讲到经济发展,中国人脸上就发光,讲到政治发展,中国人就顾左右而言它,大可不必。中国现行政治体制,当然不是尽善尽美,当然有很多问题,讲当今中国政治体制的缺点和错误,可以写好多本书。但中国人可以理直气壮地向全世界讲,中国现行政治体制是世界上最好的政治体制。从横向、纵向两个方面来讲,都是世界上最好的。第一,横向和全世界所有2007 年人均产值2461 美元以下的国家和地区比较,当今中国政治体制是世界上最好的。第二,纵向和美日欧发达国家在中国现在这个人均产值阶段时的政治体制相比,当今中国政治体制是世界上最好的。这个体制既能促进经济发展,又能保持社会稳定。这么好的体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百代尚行秦政法,这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求索的成果。要把中国最好这个问题在国内外讲清楚,要大声讲,不然,对外严重损害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对内严重伤害中国的民心士气。如果有人要骂中国政治体制,不要
怕对骂,不要让人觉得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很心虚,当今世界上哪个政治体制,都有很多不足之处,都有很多缺点错误,找事儿骂人谁不会?中国变成发达国家之后,要什么样的政治体制,是后代中国人的事,现在不用操心,操心也没用。要相信后代中国人比我们更有智慧,相信将来在普选条件下,相信中国变成发达国家后,继承中国五千年政治智慧,中国政治体制会成为那时世界上最好的政治体制之一。

六、尽快改革现行户口制度 建立和谐社会

    关于户口问题、社会保障问题、农村逐步城市化问题、教育问题,拙著《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与演变》多有讨论,特别是第七章“高考 户口 单位”和第八章“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的分析”。这里就不赘述了。

七、高举中国大旗 建立世界文化强国

    中国要真正重回世界第一,就一定要高举中国大旗,建立世界文化强国。三十年来,中国经济在世界上持续上升,中国军事在世界上先停后升,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停多升少。在思想、文化、意识形态、电影、电视、报刊、艺术、文学、史学、哲学、经济学、法学、社会学、政治学各个方面,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三十年来,有升有停,停多升少,整体而言,没有大的提高。只有体育是例外,凯歌高奏,直冲世界第一。
    有学者认为,在文化领域不好衡量谁中国第一、谁世界第一,我反对。文化领域和经济领域一样,谁市场占有率第一,谁就是第一。文化领域和体育界一样,谁排名第一,谁就是第一。在某个领域,在某个学科,世界先进水平在那里,大师大作在那里,谁排前几名,外行可能不清楚,业内人士都是很清楚的。
    三十年前,中国是美苏中大三角之一,世界上的任何事情,任何方面,任何领域,除了华盛顿的声音,莫斯科的声音,自然还要听一听北京的声音。即使中国自己不刻意去说,别人也会列出中国的一家之言,重视中国的一家之言。实际上,当年,在许多方面,中国的声音很大,很强,压倒华盛顿的声音,压倒莫斯科的声音。那时候,基本上,没有人敢骂中国,相反,在很多方面,是中国在全世界追着骂别人。在思想文化、意识形态领域,三十年前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有点类似于今日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那时候,中国人印的书有人看,中国人说话有人听,中国在思想文化、意识形态方面在世界上呼风唤雨,在世界上总是抢先说话,经常在联合国代表多数国家讲话,从来不在联合国投弃权票。不仅在第三世界不发达国家,就是在发达国家的思想界,中国都很有地位。三十年前,中国文化、中国思想、中国声音,在世界上是很清晰的,别人很容易猜到在某个问题上中国要说什么。
    当然,中国当时说的话,现在看来,并不都完全正确。但是,这几年我认真比较了一下,较之美国当时说的话,较之苏联当时说的话,中国正确的话最多,错误的话最少。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一看《九评》和中美《上海公报》。除了美国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那句话之外,《上海公报》的其他部分,全是中美吵架。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历史证明,中国说的话几乎全对,美国说的话几乎全错。浩浩青史,无法磨灭,难怪基辛格至今对毛泽东、周恩来充满敬意。苏联就更不在话下了,早在《九评》的时候,苏联就完全输了。可以说,三十年前,虽然中国经济上、军事上明显在美苏之下,在世界思想文化、意识形态领域的公开赛中,中国金牌总数第一。
    今天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在绝大多数领域,中国不是战绩如何的问题,是根本不参赛。除了电影和经济学之外,在思想、文化、意识形态、电视、报刊、艺术、文学、史学、哲学、法学、社会学、政治学各个方面,中国在世界上基本上拒不参赛。电影参赛,不是主动的,是被迫的,是有人自己拿出去的。经济学我只看到一本有地位的书,就是林毅夫那本中国经济。不参赛的恶果有国际国内两个方面。在国际上,别人以为中国弃权了、认输了、投降了。中国没有声音了,被人遗忘了。当今世界上,在思想、文化、意识形态、艺术、文史哲、经法社政,没有人认为,存在着中国思想、中国意识、中国声音、中国学派、中国大师。
    更严重的恶果,还在国内。在上述几乎所有领域,国内市场基本上被外国产品垄断了,实属怵目惊心。崇洋媚外,洋奴哲学,爬行主义,盛行猖獗。不参赛,国内同行就和国际同行不接轨、不竞争。由于不接轨、不竞争,一部分国内同行的能力、水平、产品,每况愈下,越来越没有竞争力。由于改革开放,中国文化市场和世界文化市场联通了,国内产品没有竞争力,海外产品就在国内畅行无阻,国内市场遂告不守。电影要看海外的,电视要看海外的,报纸杂志要看海外的,文史哲的书要看海外的,经法社政的书要看海外的。中国人也研究,写好多文章,写好多书,但理论是海外的,使用海外理论来套中国现实,用中国实际来证实和检验海外理论,于是中国就越来越没有思想、越来越没有理论了。中国在理论上、方法论上、观点上,完全放弃与海外理论、方法、观点的竞争了,完全没有自主创新了。
    长此以往,中国就要变成发达国家的思想文化殖民地。这与中国现在总产值超日赶美的形势极不相称。
    前面讨论的建设经济强国的办法,很多也适用于建设文化强国。前面讨论的建设军事强国的办法,部分也适用于建设文化强国。后面要讨论的对美日比学赶帮超的办法,完全适用于建设文化强国。办法是现成的,就是要像组织实施奥运战略那样,在电影、电视、报刊、艺术、文史哲、经法社政所有领域,打出中国大旗,高举中国大旗,组织中国军团,组织中国国家队,在人力、财力、物力上向国家队倾斜,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敢于亮剑,用有中国气魄、中国精神的中国理论、中国方法、中国成果去竞争,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兼收并蓄,自主创新,攀登世界高峰,争夺中国文化市场,打入国际文化市场。谁也不能保证拿到所有金牌,但要冲击所有金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只要能争夺中国市场,只要能打入国际市场,无害就是有益。体育界能办到的事,在理论上,其他领域、其他学科没有理由做不到。只要党和政府像实施奥运战略一样办电影、电视、报
刊、艺术、文史哲、经法社政,这些事业都会像中国体育一样,夺回中国市场,争夺国际市场,走向世界前列。
    要取消高考外语。要取消大、中、小学的外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要取消职称外语考试。全国人民学外语,首先是对民族精神的极大戕害,其次浪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毫无用处。学外语,是为了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在大学本科所有中国不是世界第一的专业,开设专业外语必修课,哪一国是这个专业的世界第一,就学那一国的专业外语。硕士、博士入学考试,取消公共外语考试,改考专业外语,哪一国是这个专业的世界第一,就考哪一国的专业外语。非专业外语,留给外语学院的学生去学。凡是中国世界第一的专业,一律取消专业外语必修课,如中国文学专业、中国历史专业、中国哲学专业、中医专业、中餐烹调专业、武术专业、乒乓球专业、体操专业、跳水专业等等中国第一的专业,本科生免必修外语,考研免考外语。不是要鼓励中国人都去学外语,而是要鼓励所有中国人努力奋斗,争取永远不学外语。美国就不要求美国人学外语。
    要把全民学外语的人力、物力、财力,转移到在全世界推广中文上来。在国内要加大推广普通话的力度。上海人现在都不怎么说上海话了,要在全国大力推行上海经验。要在全世界推广中文教学,要以与当地名牌大学中文系联合办学为主、在全世界建立500 个孔子学院。要免费送一些教材。用人民币在中国印教材卖给他们,也和免费差不多。中国人力便宜,要向全世界大量输出合格的中文教师,不是成百成千的输出,要成万成十万的输出。要在全世界推广中文水平考试。中国大学要取消单另的外国留学生宿舍、留学生食堂,中外学生统一管理、统一待遇。对通过全国高考、硕士统考、博士统考的外国留学生,比照同等成绩的中国学生提供奖学金。对毕业以后愿意在中国工作的博士、硕士,择优提供中国绿卡。在所有官方场合,特别是现场直播的记者招待会,一律只使用中文,不能说几句中文、翻几句外文,不能现场接受外语提问后现场翻译成中文,确需翻译,可以使用戴耳机的同声传译,不懂中文的,不欢迎来中国当记者。
    要高度重视中国电影占领中国市场的问题。电影对产生民族凝聚力、社会凝聚力有重大作用。电影是当今社会最主要的艺术形式,甲骨文、金文、诗经、楚辞、先秦散文、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美术、音乐、电影,现在电影的影响力,比其他所有艺术形式的影响力加起来还要大得多。要恢复和扩大中国电影市场。美国2007 年人均产值45845 美元,在美国小地方,看电影不到五美元,在大城市,不过十美元。2007年,中国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人均13786 人民币,可是一张电影票动辄几十元人民币,和二、三十年前相比,演电影的场所大为减少,电影观众总量大为萎缩。要大力兴建廉价电影院,露天的也行,有顶棚无围墙的也行,要让占中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工人、农民能看上五元人民币的电影。大城市也要多建十元人民币一张票的廉价电影院,哪怕建到远郊也好。要坚决取消上演商业译制片,上演外国电影一律打字幕,不认识中国字,就不要
看外国电影。电影译制,要只限于非商业的科技、军事、历史、文化、体育、教育,要为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服务,要坚决取消为商业目的译制外国故事片,包括儿童动画片。要建立庞大的中国电影市场,一定要用中国电影占领中国市场。
    有个问题,国内很多朋友都没有意识到,建设世界文化强国,中国需要改变战略,要借用奥运战略。在人力、物力、财力的配置方式上,奥运战略,与三十个省市区各自为政的全运会战略,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要用不同的体制,要用不同的人,钱的用法也大不相同。中国体育上得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实施奥运战略,使奥运金牌高于全运会金牌,用奥运金牌可以兑换全运会金牌。中国体育界如果不搞奥运战略,就是窝里斗,就只能搞窝里斗,中国体育就不可能在世界上搞上去。由于中国文化在世界上拒不参赛,现在中国文化绝大多数领域都用全运会代替奥运会,不是高举中国大旗搞国际竞争,而是都在搞窝里斗,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再多,也与国际文化竞争无关,与在世界上把中国建成文化大国无关。结果外国文化产品趁虚而入,横扫中国市场。因此,目前中国文化的首要任务,是要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各个学科,停止窝里斗,确立各自领域的奥运战略,不是要取消各自领域的全运会,而是要各自领域的全运会服从各自领域的奥运战略、为各自领域的奥运战略服务。
    文化上面,不好说话,容易说错话,容易得罪人。这里拿社会学举个例子。1979 年三月中国社会学恢复,三十年了,现在有了相当规模的人力、物力、财力,成就巨大,但在国际社会学界地位不高,在理论、方法论、主要分支社会学都严重依附西方社会学、特别是美国社会学。人类社会、亚洲社会、中国社会的过去、现在、将来是个什么样子,有什么规律,美欧日都有自己的看法,不管对不对。中国没看法,或者脑子里面有,不说出来,人家以为没有,所以人家以为中国社会学没有理论。既然没有理论,那自然也就没有研究理论的方法论。既然没有理论和方法论,那就得用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理论和方法论来研究中国、研究亚洲、研究世界,那无论怎么研究,中国社会学都成了美国社会学的中国分支。实际上,从周公、孔子、司马迁到毛泽东,中国人都有理论、有方法、有观点,现在也不难有新理论、新方法、新观点。社会学有十几个主要分支:社会学理论、社会研究方法论、分层社会学、组织社会学、国际社会学、城市社会学、农村社会学,等等。在每个分支社会学,世界上都有几个活着的名人,每个人都有名著,三十年了,对这几个人是谁,有那几本书,国内社会学业内人士都是很清楚得,其中有不少也翻译出版了中文版。这些书都是好书,但我没有发现有一本是中国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相反,我看都是中国人努力奋斗可以做出来的。只要中国社会学能够集中、协调现有的人力、物力、财力,高举中国社会学大旗,组建中国社会学军团,在十几个主要分支社会学组建十几个中国社会学国家队,剑锋直指世界社会学高峰,发奋图强,自主创新,立足中国社会发展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创立中国社会学自己的理论、方法论、观点,只要有十年左右时间,在所有领域都能赶上社会学世界先进水平,夺回中国社会学市场,在世界社会学界成为一极。在哪些领域能拿到世界第一,不知道,但至少发展社会学应该是世界第一,当今世界,有谁比中国人更知道应该怎样发展?
    与经济发展、军事发展相比,思想文化发展虽然也要钱,但更需要人的主观能动性,更需要能够调动人的主观能动性的战略、制度、路线、方针、政策,正因为如此,中国建立世界文化大国的步伐完全可以更高、更快、更强。

八、以美为师 以日为师

    秦汉之后,在长达一、两千年的时间里,中国是世界的先生,世界是中国的学生。拙著《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与演变》第二章第四节讨论了欧美列强在建立现代民族国家的过程中如何学习中国。现在,总的说来,发达国家是中国的先生,中国是发达国家的学生。其中,中国特别要以美为师,以日为师,对此拙著《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与演变》英文本前言有所讨论,这里再补充几句话。
    2007 年,美国生产总值占世界生产总值四分之一,是当今人类社会的三个代表。经济、军事、文化,全面领先,目前全球无敌手;苏联解体后,连个挑战者都没有。2007 年,美国总产值是中国的4.26 倍,美国人均产值是中国的18.6 倍。中国人均产值赶上美国,一百年不可能,二百年很难说。如果不能自主创新,中国总产值即使赶上美国,也不见得就可以不做发达国家的附庸。中国人均产值只要达到今天墨西哥的水平,总值就可以超过美国,墨西哥就是一个全面落后、严重依附发达国家的第三世界穷国。在几乎所有方面研究美国、学习美国、借鉴美国,是中国民族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的历史任务。
    特别要学习美国艰苦奋斗、勇攀世界高峰的亮剑精神。1812 年的时候,美国还是个很弱小的国家,5000 英军就能轻取华盛顿、火烧白宫。内战前,虽然美国还很贫弱,美国已有人萌发了美国要全面赶超欧洲、攀登世界第一的念头。用英文讲,简单说来,就是要使美国成为人类社会的Shinning city upon the hill,要成为人类社会举首仰望的高山顶上的光辉城市。1865年林肯打内战统一美国后,美国一心一意搞建设、全心全意谋发展,搞了三十年,终于在1900 年前后,总值超过了英国,成为世界第一。但总值世界第一,并不是真正的世界第一。1880 年前后,不要说美国海军远远不如中国海军,连智利海军都敢到美国海岸欺负美国。直到老罗斯福总统手上,美国才挺起腰杆,发展海军,在军事上、政治上、思想上在世界上站
立起来。老罗斯福总统殚精竭智搞富国强兵、在美国提倡和推行大国风范,美国国内阻力重重。文化上站起来更要迟一些,直到1910 年代,美国大学教师还主要是欧洲回来的海归,美国还在讨论究竟什么时候美国文化、美国高教能够在世界上站起来。二战前和二战过程中,小罗斯福总统雄才大略、纵横俾合,使美国在二战后成为真正的世界第一。杜鲁门和约翰逊不懂事,认识不到毛泽东有多伟大,打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损伤了国力。但美国从来没有放弃世界第一的意思,在苏联宇航员加加林登上太空后,肯尼迪立即组织了登月工程,全面推进了美国的科学技术。以基辛格为代表的现实主义国际战略思想,始终居于主导地位。在所有领域攀登世界第一、保持世界第一,成为美国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各个学科的带头人的共同信念。什么叫有错误?什么叫出问题?在某个产品、行业、领域、学科美国不是世界第一了,或者不处于世界前列了,就是问题,就是错误,就要检讨,就要投入人力、物力、财力,争取早日把世界第一、至少是世界前列夺回来。美国学生从来不需要学外语,但全美国的学生从小就高唱美国是人类社会举首仰望的高山顶上的光辉城市,从小就牢牢灌输了美国应该世界第一、美国不第一就不正常的牢固思想。不畏艰难险阻、勇攀世界第一、保持世界第一,这就是中华民族要努力学习的美国精神。
    学习日本与学习美国同等重要。2007 年,日本人均产值是中国的14倍。中国人口是日本人口的十倍,中国人均产值只要达到日本的十分之一,总值就能超过日本,所以,几年之后中国总产值超过日本,并不是一个多么令中国人骄傲的事情。中美地理、历史、人文差异太大,美国有很多事情,中国没有办法学,日本则不然。中国资源贫乏,日本比中国更加贫乏。中国人多地少,日本比中国更加拥挤。中日同文同种,日本在学习欧美之前,学习中国文化一千多年。不少日本人认为,真正继承了秦汉雄风、盛唐气象的,是今日日本,而不是今日中国。在学习欧美的过程中,如何把欧美的好东西和日本具体实际相结合,日本殚精竭智,下了很大的功夫,下了很苦的功夫,有失败的教训,更有成功的经验。美国能做的事情,中国有许多的确做不了,但日本能做的,中国理论上都能做。学习日本,是中华民族今后的长期任务。
    特别要学习日本的集体主义、英雄主义、牺牲精神。2007 年元旦,美国上演当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硫磺岛来信》,讲的是日军二战时在硫磺岛的顽强抵抗。日军在太平洋岛屿的顽强抵抗当时就直接改变了世界历史、中国历史。正是因为日军在太平洋岛屿的顽强抵抗和蒋介石的豫湘桂大溃败,在波茨坦会议上,罗斯福把中国的外蒙古和东欧送给斯大林,换取斯大林答应消灭希特勒之后出兵日本。正是因为日军在太平洋岛屿的顽强抵抗,杜鲁门不敢进攻日本本岛,放弃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美日签订密约答应保留日本天皇、保留日本国旗、保留日本国体等等。2008 年元旦,同样是讲战争,大陆上演当年贺岁大片《集结号》,对集体主义、英雄主义、牺牲精神,不是歌颂,而是质疑。对比这两部电影,当今中国在意识形态上、在精神上与当今美国、当今日本高下立现,差距之大,令人震惊。
    中国今后很长时间都要学习美国、学习日本。中国人均产值一百年也赶不上美国、赶不上日本,这是个简单算术。现在美国人均产值是中国的18 倍,日本是中国的14 倍,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如何建立经济强国、军事强国、金融强国、政治强国、文化强国,美日一百多年来是有很多经验教训的。以美为师,以日为师,总结吸取他们的经验教训,就是站在巨人的肩上,就能少走很多弯路。以美为师,以日为师,对内对外应该公开讲、大声讲。对外讲,世界就知道中国是清醒的、理智的、谦虚谨慎的。对内讲,有助于消除部分国人盲目的仇美心理、盲目的仇日心理。
    以美为师、以日为师,不是要崇洋媚外,不是要洋奴哲学,不是要爬行主义,而是要比、学、赶、帮、超。在所有产品、所有行业、所有领域、所有学科,和美国比,和日本比,和世界第一比,搞清楚中国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搞清楚差距之后,学习美国,学习日本,学习世界第一,学好,学深,学透,学全。一边努力学习,一边努力追赶,在学中赶,在赶中学。在学习和追赶过程中,中国人要互相帮助,不要窝里斗。最终目的是超。美国、日本、世界第一,那是那么容易超过的?
    很多方面,虽然尽了力,可能长期超不过。不要紧,只要在追赶过程中,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能望其项背,能并驾齐驱,就达到目的了。对于已经超过的,还要努力奋斗,争取保持世界第一。就像四年一次奥运会,这是一个永无休止的过程。
    以美为师、以日为师,中国就要敢于亮剑,准备亮剑。抗美援朝,对中国军事现代化、经济现代化、社会现代化起了巨大的促进作用。从1949到1972 年,美国封锁了中国二十多年,中国什么都有了。现在中国好多东西造不出来,要是美国再来封锁中国一下,很多东西很快就能造出来。九六年台海风波美国出动两个航母、美国的新军事革命、美军飞兵轻取伊拉克,帮助中国确立了国防军事建设的正确方向。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中国取消高层往来,给一代中国青年补上了历史课。美国的台湾关系法,美日安保条约把台湾纳入日本周边,美日欧联合对华武器禁运,对中国的国防建设、科技建设、思想教育工作都起了巨大的保障作用和促进作用。美日从不讳言,二十一世纪美日军事建设的主要战略目标是中国,美日联合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建设全球导弹防御体系和战区导弹防御体系,第一假想敌就是中国,第一假象战场就是台海。中国一定要充分
准备应付美日信息化条件下的全面战争,陆海空天电磁,大打,打核战争,一定要有不怕牺牲西安以东城市和人口的战略决心。中国核反击力量,在遭遇美国第一次核打击之后,一定要确保能够突破美日全球导弹防御体系和战区导弹防御体系,确保覆盖美国一遍,确保覆盖日本五遍。只有充分准备亮剑,台湾问题才有可能和平解决,中美、中日才能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九、历史的必然与偶然

    中国真正重回世界第一,并长期保持世界第一,借用毛主席的话,“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但是,这只是一种历史可能性。这决不是历史的必然。有可能成功,有可能失败。
    物竞天择。从古到今,世界第一只有一个,谁都想当世界第一。为此打了两次世界大战,为此又打了几十年冷战,为此当今世界许多国家契而不舍。日本绝不愿意放弃世界第二,现在是实在没有办法了。美国更是绝不愿意放弃世界第一,为此美国今后要干什么,现在谁也不知道。德、英、法、俄、印、巴西今后会干什么,现在谁也不知道。但是,最难说的,就是中国人自己要干什么,要怎么干。中国能不能自主创新,建立世界经济强国?能不能自力更生,建立世界军事强国?敢不敢打国际货币战争,建立世界金融强国?会不会出戈尔巴乔夫,土崩瓦解?能不能尽快改革现行户口制度,建立和谐社会?敢不敢高举中国大旗,建立世界文化强国?有没有决心在2020 年代解决台湾问题?所有这些都没有命定的结论,都有可能成功,都有可能失败,都是事在人为。能干的都干了,也不能保证一定成功。根本不敢干,或者不好好干,肯定失败。每一项事业都困难重
重,都需要无数志士仁人,前赴后继,不怕牺牲,英勇奋斗。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偶然性。
    谋事在人。如何建立经济强国、军事强国、金融强国、政治强国、文化强国,是有经验教训的,是有规律可循的,其中包括中国自己五千年的经验教训和发展规律。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认真遵循发展规律,老老实实向发达国家学习,以美为师,以日为师,精心设计,精心施工,就有可能少走弯路,就有可能事半功倍。但是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历史这么久,好多事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有时也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也有的时候,经验教训和发展规律就在旁边放着,不知怎么搞得,就是没看见。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有时候看起来什么都算准了,一干起来才知道完全失算了。有的时候,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形势比人强。将来中国搞普选,有可能选出普京这种水平的人,也有可能选出布什这种水平的人,这都是完全无法预料的事。古今中外,越是重大的决策,因为时间紧迫,越是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作出的。中国能不能真正重回世界第一,能不能长期保持世界第一,主要在于能不能继承发扬中华民族的浩然正气,能不能高举毛泽东的旗帜。秦皇汉武,缔造中国,开疆拓土,二百多年,尸积成山,血流成河,扫灭六国,荡平匈奴,消灭封建制度,创立民族国家,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为中国领先世界两千年的辉煌奠定了基础。缔造新中国同样悲壮辉煌,高举毛泽东的旗帜,长征两万五千里,攻上孟良崮,打下济南府,守住塔山,拿下大王庄,百万雄师过大江,跨过鸭绿江,一次战役,二次战役,三次战役,四次战役,五次战役,拿下汉城,守住上甘岭,三年半建成现代工业体系,五六年造出战斗机,六二年边境自卫反击战,搞出两弹一星,完成三线建设,修通成昆铁路,凿出红旗渠,把中国人均寿命从1949 年的三十多岁提高到1976 年的六十多岁,在经济、军事、文化上形成了美苏中大三角。从秦汉雄风、盛唐气象,到毛泽东的旗帜,中华民族有气吞山河的浩然正气。中国今后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也不会比秦皇汉武、比毛泽东更困难。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无论有多大的牺牲,无论犯多大的错误,无论摔多大的跟头,无论有多少曲折,只要世世代代继承发扬中华民族的浩然正气,只要世世代代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敢于亮剑,就一定能够把中国建设成为经济强国、军事强国、金融强国、政治强国、文化强国,收复台湾,真正重回世界第一,并长期保持世界第一。